众神棋盘全本资源完整版在线阅读

更新时间:2018-09-29 00:42:48| 来源:本站整理| 小编:yshpass| 0人看过| 已有[0]人评论

众神棋盘全本资源完整版在线阅读

众神棋盘》是灰狼阿虚所书写的小说。主要讲述了“只有一个人。”短弩杀手一边再次向弩身中装填弩箭,一边提醒着自己的同伙。一只石灰色的山雀正在半空中盘旋,那是短弩杀手用来侦查的使魔。激活使魔的红外视觉能力后,他便可以查探周围的情况。除了眼前的这名...

众神棋盘试读:

“只有一个人。”

短弩杀手一边再次向弩身中装填弩箭,一边提醒着自己的同伙。一只石灰色的山雀正在半空中盘旋,那是短弩杀手用来侦查的使魔。激活使魔的红外视觉能力后,他便可以查探周围的情况。除了眼前的这名亚隆人,附近再没有其他碍事的家伙了。

所谓使魔,就是被魔法召唤出的魔法生物,服从召唤者的意愿。获得使魔的方法,就是请一位刻印师来为自己加持使魔纹印。受印者需要支出一部分灵魂与生命作为制造使魔的能量,所以使魔也被看做是召唤者的分身。它们可以为召唤者完成探路、侦查甚至偷盗等任务,有些使魔也能够辅助主人进行战斗。

弯刀杀手稍稍放下心来,如果对手只有一个人的话就不需要这么紧张了。他慢慢向同伙靠拢,以免那个亚隆人武士会突然对弩手发难,虽然他讨厌那个弩手,不过让他死在这里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兄弟会就派了你一个人来送死么?还是说你以为仅凭你自己,就能救得了凯文?”弯刀杀手的声音里明显带着阴险的笑意。

原来这些家伙是为凯文而来的。凯文到底知道些什么,居然会有人雇请杀手斩草除根?这件事似乎被牵扯到了更复杂的麻烦之中。

就在威尔思考之际,背后突然传来尖锐的破空声,两道寒光从空中直坠而下刺向威尔的后颈。多次在战斗的生死边缘游走,会令人的神经反射变得极为灵敏,威尔下意识地将身体的重心前倾,两把下刺的尖刀击中了他的背部,顺着覆盖在背部的板甲片滑向一边了。

偷袭者是个熟练的老手,趁着威尔把注意力放在另外两人身上时悄然接近威尔,并且对其发动了一次致命的袭击,如果威尔的反应再慢上一些,八成就会成为这个偷袭者的刀下鬼了!

威尔稳住自己的重心后,立即挥起阔剑回身横斩。对方的身手也异常敏捷,在偷袭失败后意识到一定会受到反击,所以在落地后毫不迟疑地选择向后跳开躲避。

偷袭者穿着紧身皮甲,只露双眼。他双手各反握着一把精钢短刀,在威尔的阔剑扫过他身前的时候,将两把短刀架于胸前。除了是谨慎地进行防御外,也是为了试探对手的力量。两声金属交击的脆响伴随着两串火花,威尔的阔剑几乎没有因短刀的阻碍而偏离原有轨道。

这一击虽然是依靠单手持剑完成的,但因为转身的动作所以挥斩空间很大,再加上威尔自身可与棕熊抗衡的蛮力,威力相当可观。

偷袭者只感觉手上的两柄短刀几乎快要脱手而出,而威尔的剑势停下来后,左手已然握住了后半段的剑柄,准备进行下一记相反方向的横斩。深知凭自己的短刀无法接下威尔双手合力的一剑,于是偷袭者仰起身体向后狼狈地躺倒,堪堪躲过了这凶狠的一剑后,立即滚离原地,试图与威尔拉开距离。

威尔本想继续跟进追击,但是一支弩箭却阻止了他。短弩杀手的这次掩护射击很有效,为了躲避弩箭威尔不得不选择退回原地。

“马尔温,你在原地看得很开心?还不过来帮忙!这家伙可不是我们任何一个能够单独对付的!”穿紧身衣的杀手高喊道。

“你说了算,头儿……”

手持弯刀的杀手对杀手头目的命令有些不太情愿。刚刚他故意用话语拖住威尔来转移对方的注意力,就是为了让杀手头目伺机偷袭,而杀手头目居然失手了。

今天早上,马尔温就反复告诫杀手头目,那些市井流氓并不可信,所以建议他允许自己提前下手除之而后快,却被拒绝了。要不是因为杀手头目的傲慢,现在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境地。这个闷声不吭的兄弟会武士要比预想中难对付多了,这场恶战可不在他们的计划之内。

威尔双手持剑于胸,站稳脚步等待对手们的进攻。这两个杀手都擅长在对手的盲点处寻找空隙下手,贸然向其中一个发动攻势都会把后背暴露给另一个,到时候自己一定会吃上不少亏。而选择集中精神保持守势应对他们的猛攻,他倒是有把握依靠冷静地走位,把对手们一起留在自己的正面方向,也就是有利的位置。长而重的阔剑扫击会对两个人同时造成压力,那样就可以慢慢建立优势,从而击败他们了。

至于那个只会放冷箭的弩手,如果三人缠斗的话,威尔相信他是不会冒着误伤队友的风险轻易发动攻击的。

“加布里,做好你该做的事,点燃那座该死的杂物堆!”

弩手听到杀手头目的命令后就立即开始行动起来,比起弯刀杀手马尔温,弩手加布里要听话得多。威尔微微回过头,看到加布里蹲在地上,正用火刀和火石点燃一支火把。

看到威尔为此而分心,杀手头目颇为得意。正面对付强大的战士本就不是他们这些窃杀者所擅长的事,扰乱对方的心神再趁机猛攻才能够提高胜利的几率。这个亚隆人武士很清楚,一旦杂物堆被点着,顺着北风,火势会向南推进,吞噬难民们的帐篷。

杀手头目趁着威尔分神的空当展开了攻击,两把短刀快如狂风,配合上顺势踢击的体术,令他的攻击迅猛连贯,迫使威尔一时间只能依靠躲闪、挡架和后退来防守。

在杀手们原本的计划里,就是要先放把火吸引镇上的守备力量,然后趁乱袭击监狱,干掉凯文后功成身退,在天亮前逃得无影无踪。

虽然这个亚隆人武士的出现在预料之外,却没有直接影响到计划的进行,希望马尔温那家伙并不是徒有虚名,只要尽快干掉眼前这个麻烦的家伙,计划便不会被打乱。

这身穿甲胄手握阔剑的混蛋真难对付,以往被杀手头目抓住机会的对手无一例外都殒命于这套凶猛致命的连技下,然而威尔却能冷静地判断并化解每一击。对于那些来不及躲闪招架的攻击,他也能利用自己身上的护甲斜向滑开,耐心地等待着连击的停歇。

注意到弩手开始着手纵火,威尔虽然心里有些急躁,却没有慌乱。历经过次数可观的战斗后,他早已克服了自己在战斗时的心理弱点。莫说只是口头上或是行动上的威胁,就连可以控制心灵的黑暗法术也难以对他造成有效的影响。

如果这份急躁放在从前,他或许会咬牙硬挺几刀以求击败敌人,然后去阻止纵火。但现在的他抱持着的是更加沉着的心态,他不知道杀手们的刀刃是否淬了毒。虽然他不认为体质强壮的自己会立即死于毒伤,但有些毒药会令人体产生强烈的不适感,例如头晕眼花、脚步虚浮之类的,间接导致中毒者在战斗中死亡。

马尔温已经接近威尔的背后,而威尔也稳住了自己的脚步,准备开始发动反击。之前威尔打算利用走位将两人引至有利于自己的作战位置,这样的战术可谓十拿九稳。不过应对目前的情况显得效率太低,于是威尔决定冒上一定的小风险来提高效率。

威尔用力挥动阔剑,使其自右向左横扫,逼得杀手头目向后躲避。他赌的就是对方不敢试着接下这一击。剑身掠过,却丝毫没有收势的征兆,因为威尔真正的目标是在自己的身后。弯刀杀手马尔温原本即将得手,威尔却突然转过身来,手上阔剑带着切开空气的沉闷鸣响。

马尔温急忙刹住脚步,一边将重心后移,一边将弯刀刀背抵在左臂上妄图招架,剧烈的金属撞击后他的左臂被划开一道恐怖的伤口,小臂骨头上传来破裂的声音,疼痛让他差点晕了过去。

这是威尔以自身为中心向周围横扫整整一圈的武技,“圆月斩”。因为是用阔剑施展,所以刚刚杀手头目要是没有选择躲避,而是试着去招架一下的话,阔剑就很有可能无法及时扫向马尔温,威尔的侧颈或者其它护甲薄弱的部位就会被马尔温的弯刀割开。威尔赌了一把,他赌杀手头目不会试图去接那一剑,也不会被击中,他赌赢了。

威尔用阔剑格开杀手头目的短刀并一脚踢开了他,然后回身一剑斩进马尔温的身体。因手臂伤口痛苦不已的马尔温根本来不及应对,威尔的剑刃便斩开了他肩膀上的肌肉和骨骼,砍穿了他的胸口。

这记重击是用靠近剑锋那一侧的剑刃命中的,凶猛的力道使然,马尔温的血浆如同爆炸般喷溅出来,令威尔的盔甲和脸颊上沾染了大片血污。威尔抽出深深埋进敌人身体中的剑刃,转身冲向杀手头目。

就在这时,四周的黑暗突然被照亮了,视线也清晰了很多,威尔几剑击退杀手头目后望向身后,弩手加布里点燃了杂物堆。

…………

“加布里,你快去监狱干掉凯文,这个混蛋由我来对付!”杀手头目一边高呼一边反扑回来,威尔只好再次举起阔剑迎战。

这个杀手头目的身手灵活,头脑冷静谨慎,并没有因为同伴的死而表现出愤怒或是恐惧。或许不在乎同伴死活的个性再加上其本身的冷血让他根本感觉不到这些。威尔能够肯定,对方想要击伤自己的话,一定会先葬身于自己的剑下,但杀手头目却只是一味地躲闪和回避,消磨着威尔的耐心。如果威尔转身去追弩手,杀手头目绝对会袭击他的背部,这样的对手虽然正面作战的能力不强,但往往很难缠。

热浪逆着风温暖了威尔身周的空气,他听到了远处难民们惊恐的呼喊。过不了多久,镇上的守备力量全会赶过来救火,所以不能再和这个家伙纠缠了。对方又一次依靠后退的动作闪过一记劈砍后,威尔灵机一动,将剑锋插进脚下松软的泥土中,接着挥剑上挑。

泥石碎块向前飞溅,打向了杀手头目的脸,使他在一瞬失去视野。就在对手失神硬直的一瞬,威尔挺剑突刺,阔剑穿透杀手头目的肚腹,动作利落无比,是看准时机发动的致命一击。他看到杀手头目睁大了双眼,身体软软地垂了下来,却没有血流出,这感觉不对劲!

杀手头目的尸体燃烧起来,并且开始扭曲收缩,迅速缩成了一张被点燃的、成年人手掌大小的纸人,依稀能看到上面画着血色的符咒。

“果然……”威尔甩掉了那张着火的残破纸人,“是替身术……”

他知道杀手头目现在一定还没逃远,但他抓不到用隐身状态逃跑的窃杀者,于是他走向了受伤的刀疤中年人。

“你想要干什么?”刀疤中年人从身上抽出一把匕首指向威尔。

“我不会杀死你,你所知道的事情可能比你的这条命值钱多了。”威尔用左手敏捷地抓住了对方的手,用力一翻便夺过了匕首,将它扔到了一边,“要是你不想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在这里的话,就别反抗!”

威尔俯下身观察了一下这个中年人的伤势,那根带着血槽的弩箭射中了他的左腹,从位置和情况上来看应该没有射中内脏,想来这个中年人的体质也比较强壮,应该曾服过役或有类似经历。威尔从腰包中取出一瓶药粉,拔开塞子,然后握住了弩箭的箭杆。

“不把它拔出来的话,你很可能会死。拔出来的话,你可能会被挖掉一小块肉,这瓶药粉可以促使你的伤口以最快的速度止血愈合。”

刀疤中年人咬咬牙,点了点头,威尔一手压着他的肩头,一手拔出了弩箭。中年人疼得大叫,鼻涕眼泪一齐流了下来,威尔将药粉洒在他的伤口上,他取下中年人腰带上拴着的一枚钥匙,这应该是那只铁笼上的挂锁的钥匙。

威尔扶起因伤痛而虚弱的中年人,将他拖向了三辆板车停放的地方。威尔用钥匙打开了挂锁,把雷鼻犬莫莫放了出来,又把虚弱的刀疤中年人关了进去,重新锁好。

“火不会烧到这里。托镇政府的福,这片废墟群未经修缮,已经没什么可烧的了。我必须确保在我阻止那群杀手后,还能找到你。”

威尔留下这句话之后便转身向着一条由东至西贯通小镇的街道跑去,从这片废墟到达那里先要穿过难民的帐篷群。威尔一路上看到不少提着水桶冲向杂物堆救火的难民们,巡逻的卫兵也加入了他们,看到向着相反方向奔跑的威尔也不及过问,也许是朦胧的夜色使威尔身上沾染的血迹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在一片混乱中,那熟悉的纤柔身影映入了威尔的眼帘。莉迪亚正站在帐篷外,一脸严峻地望向被火光映亮的地方,注意到往这边跑来的威尔,于是迎了过来。

“威尔?”莉迪亚有些疑惑地看着一脸血污的威尔,“你受伤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没事,这不是我的血……”威尔解释道,“有人要暗杀凯文,我必须去阻止他们!”

“好,我跟你一起去!”

“不,你留在这里帮助镇民们灭火。”威尔拒绝了莉迪亚的提议,“我一个人可以解决,而他们则更需要你的力量!”

莉迪亚虽然想和威尔一起去保护凯文,但同时她也明白自己不去控制火势的话,会有很多人遇难伤亡。

“那……你要小心些。”面对将要转身离开的威尔,莉迪亚有点为他感到担心,于是对威尔嘱咐道。

“知道了,我会的。”威尔点了点头,继续向着街道方向跑去。

沿着街道向东面奔跑,威尔听艾丽萨讲起凯文的事情时,提到过镇上的监狱就建立在镇长府邸旁,警备大厅的院子里。现在整个镇子都被难民区燃起的大火吸引了注意力,威尔知道现在监狱那边一定没有什么人手守卫。

威尔忽然间听到有一群身穿链甲的人跑来,下意识地躲进了街道旁两幢矮房间一处漆黑的夹空。果然两个呼吸间他就看到了镇长特里和雷欧带领着各自的部下赶往失火现场。

躲在连苍月的视线也无法触及的暗处,威尔为自己松了一口气。假如刚刚和这些士兵们撞个正着,满身血污的自己一定会被拦下来盘问一番,或者被他们用武力逮捕。

这一大队人还推着四辆水濡车。这是一种在北方国家很常见的灭火器械,车身由木板和铁箍组成,看上去就像是一辆载着大木桶的双轮板车。木桶足有一人高、需要三人合抱的大小,里面蓄满了井水。桶盖上面安装了一对皮囊式鞲鞴,连接着杠杆式摇把;桶壁上有一根向上翘起的金属槽管,当通盖上的蓄能装置向桶体内部充入了足够的压力后,槽管就会向前方打出水炮,浇熄火焰。

直到确定这队士兵已经走远,无法察觉自己后,威尔才离开那处阴暗的夹空,继续向着监狱的方向奔跑起来。那两个杀手肯定会先到,威尔只能祈祷他们会遇到一些麻烦,推迟动手的时间。

威尔曾经在军队中担任过步行斥候,所以他很快便来到镇上的警备大厅。几乎所有的人手都被叫去救火,这里连守卫的影子都没看到。

威尔再次拔出阔剑,走进了院墙内。他的鼻子敏锐地闻到了一丝血腥气,看来这里并不是无人守卫,只是他们八成已经不再是活人。绕过警备大厅的主楼时,威尔看到了两具卫兵的尸体,其中一名被弩箭射中胸口,另一名的侧颈处则被利器穿刺出一个血淋淋的洞。

迅速环顾了一下四周,发觉旁边院墙旁边的框架塔上悬挂着一座延伸到院墙外的警钟,威尔一剑斩断吊绳,那笨重的警钟便轰然落在墙外,即使隔着一层院墙威尔仍是被那巨响震得头昏脑涨。

他顾不得缓解头疼,步伐有些蹒跚地向着监狱入口跑去。

…………

塔内尔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巨响,差点让刚淬过剧毒的箭头划伤自己的手指,他在心里恶毒地咒骂了一通后便将弩箭装载到短弩中。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他必须加快自己的动作,那阵巨响一定会引起镇卫兵们的注意,自己绝不能在此久留。

这次刺杀任务并不顺利,在塔内尔脚边,躺着他的同伙--那个叫做加布里的杀手--的尸体。加布里的喉咙被划开一条恐怖的伤口,手里还紧紧握着一把长匕首。塔内尔对加布里的死感到紧张疑惑,凭自己敏锐的感知也探查不到在这监狱中还有什么隐藏的对手在附近。不过无论对手是谁,都不能阻止任务的执行,这便是杀手的天职。

既然对方想要阻止凯文被杀,那么对凯文下手就可以引其现身。塔内尔端起短弩瞄准只相隔了一扇铁栅栏的凯文,实际上却是静下心来洞察着周身存在的任何一丝细微的小动静。

凯文被锁在漆黑的牢房中,借着固定在监狱走廊墙壁上的火把的余光,可以看到他垂头跪在地上,双手被钉在墙上的铁链向两边拉起的样子。这样一个虚弱不堪的目标,仅需一击便可致其死地。

牢房门口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听上去有些凌乱。这并不像是能够从背后抹开加布里喉咙的那家伙会犯的错误,亦或者那跌跌撞撞的闯入者本身就是个用来掩人耳目的诱饵?

没有降低对周遭环境的警惕性,塔内尔将视线转向了正在靠近的那个家伙。居然是那个兄弟会的亚隆人武士,塔内尔本以为他会被镇上的卫兵逮捕或者纠缠住,可没想到这只疯狗这么快就追到了这里。

塔内尔短弩转向了赶过来的威尔,扣动了扳机,淬着剧毒的弩矢疾疾射向威尔的胸口。如果不是头脑被坠地的警钟震得昏昏沉沉,威尔一定会挥剑将弩矢击落,可他现在只能勉强举剑进行格挡。弩矢划过剑脊被带向一边,威尔的运气不太好,淬了毒的箭头擦伤了没有护甲覆盖的肘侧处,盔甲的关节部位一直都是薄弱的罩门。

被打偏的弩矢射向了一旁的牢房,射中了一个正扒在铁栅栏上偷偷看热闹的囚犯。这个囚犯被毒箭射中了肩膀,他闷哼一声坐倒在地上,感觉不到伤口处有疼痛,只有一片冰冷麻木。

威尔举剑格挡之后,立即用左手拔出挂于腰间的短铳,瞄准击发一气呵成,几乎是在挡开弩矢的下一个瞬间完成的。

突如其来的还击让杀手头目塔内尔心下一惊,但与加布里和马尔温不同,他不仅在实力上要更强,而且战斗经验也比两人加起来还要丰富。情急之中他下意识地将身体猛然移向左侧,铅制的弹丸射进了他的右肩,打穿了皮甲和肌肉,却没有击穿他的骨骼,就一名窃杀者而言,塔内尔的体质也算坚韧了。

“混账!我要亲手割开你的喉咙,看着你痛苦地死去!”塔内尔扔掉短弩,抽出身上的两柄短刀。替身纸人已经没有了,制作那种保命的道具不仅所需材料价格昂贵,而且制作成合格成品也十分困难。所以他只能祈祷弩矢上的毒素能够快些起效果,也好为他的最后一搏争取一线生机。

替身纸人是窃杀者们用于逃跑的消耗类道具。对于这种在擅长在暗中行动的职业来说,能在性命攸关之时帮助他们脱身的替身纸人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不过,替身纸人只能由使用者本人来制作,因为附于其上的血魔法需要进行了灵魂绑定的人才能激活,使其发挥效果。另外,制作替身纸人需要窃杀者本人的血液作为材料之一,而能否成品也与血液中蕴含的暗影之力有关。窃杀者时常会使用阴影女神梅尔塞拉赋予他们的能力,越是实力高强的窃杀者,血液中蕴含的阴影之力浓度就会越高,制作替身纸人成功的几率也就会越大。所以,对于实力平庸的窃杀者来说,拥有替身纸人是一种奢望,而实力中等的窃杀者则将其视作仅次于生命的珍贵之物。

以塔内尔的实力,制作替身纸人的成功率还不到四成,况且制作它们需要精力和大量的时间,所以现在他已经没有另一张替身纸人了。而想要靠屏息术来隐遁逃跑也是不可能的,面前这个该死的亚隆人武士不会给他任何机会,只希望弩箭上的毒素可以让他虚弱。

“抱歉,在那之前我会先劈开你的脑袋!”

威尔明白胜利在望,他不认为这个双持短刀的杀手可以正面击败自己。稍微扫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并不是十分狭窄,如果在站位上多留心一些,这八诺尺(一诺尺约等于三十厘米)左右的宽度是足够自己施展阔剑的。而这个窃杀者逃走的可能性也不大,他已经用过一次替身纸人了,即使身上还有一枚,短时间内估计也无法再次使用。

替身纸人上的附魔是一种契约类的血魔法,越是复杂的魔法就越无法在短时间内连续使用,像这种激活契约来保命的血魔法,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再次激活的。

若对手把逃命的希望压在隐遁术上,就更中威尔的下怀了。

“隐遁术”是非常实用的窃杀者技能,进入隐遁状态的窃杀者难以被视觉捕捉身形,他们可以靠隐遁术接近并杀死来不及警觉的目标,也可以靠隐遁术逃出敌人的层层包围。但是,隐遁术的施展需要几个条件:在掌握隐遁术之前,窃杀者的身体必须纹上“阴影之遁”的魔印,当它被激活时,窃杀者的身形将会在空气中被抹去,使敌人难以察觉。激活魔印的方法,则涉及到窃杀者们所修炼的“屏息术”。

屏息术可以让窃杀者在更长的时间内闭塞自己的呼吸,并且同时可以进行奔跑和攀爬等动作,这是他们的必修课。无论是潜伏在水下还是藏身于室内,无法控制自己的呼吸就会提前窒息或者被察觉,那对窃杀者来说是致命的失误。

激活“阴影之遁”的方法就是屏住呼吸,窃杀者能保持长时间的屏息,就能保证长时间处于隐遁的状态。隐遁术在屏住呼吸后延迟三到四秒才会起效,想要在对战中直接使用隐遁逃跑绝对是痴人说梦。而当隐遁状态下的窃杀者对目标发动袭击的时候,全力的一击令气息出现紊乱,接下来会导致隐遁失效,使窃杀者现身。

替身纸人不仅可以施展替身术,在血魔法被激活的同时也能够直接让窃杀者进入隐遁状态,助其逃走。在杂物堆旁的空地那里,威尔逼出了他的替身术,却因为可以逃离的路线太多而放弃对他的追击;而监狱里的空间不大,即使这个杀手头目现在还能够再次施展,威尔也有十足的把握将进入隐遁的他给揪出来。

左肘处有细微麻痒和冰凉的感觉,不过并不妨碍手臂的活动。他将短铳收回腰后的枪套里,双手持剑向前助跑一小段距离,然后一记无畏冲锋便扑向了塔内尔。

这是一场没有什么悬念的战斗。无论在体质上还是力量上,威尔都要远远超过塔内尔;塔内尔与威尔进行正面战斗原本就极为劣势,他的右肩又受了伤,右手刺出的短刀已经明显没有什么威胁性了,而威尔井然有序的挥剑猛攻,令他实在难以抵挡。

威尔的武技卓群,他在保证自己不受到有效攻击的前提下,连贯流利地施展出三段斩。威尔手中的阔剑如水银泻地一般顺畅得教人眼花缭乱,第一剑将塔内尔逼到有利于命中的位置,第二剑和第三剑分别砍伤了他一边的大腿和另一边的小腿。接着威尔挥剑击飞了对手右边的短刀,当另一把刀从横向刺过来的时候威尔举起左手抓住了那只手腕,随后用自己的额头狠狠地撞向了塔内尔的脸。

塔内尔头晕眼花地坐倒在地,威尔已经俯下身来将剑刃贴在他的脖子上。活捉一个刺客要比杀死一个刺客更具难度,却也更有价值。

“好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是谁指使你这么干的了!”威尔在杀手的脖子上划出一道浅浅的血痕威胁道。他忽然感到自己的左手肘关节有些僵硬,那股冰凉的寒意也顺着血管向身体其它各处开始蔓延。意识到了那是毒发所引起的麻痹,应该是刚刚进攻的动作过于猛烈使得血液流速加快,同时也加快了毒素的扩散速度。

杀手没有说话,只是死死盯着威尔的双眼,然后身体开始颤抖。威尔感到有些不对劲,他扯下了杀手遮脸的面具。借着昏黄的火光,威尔看清了这张脸:苍白枯瘦,额头和眼角上布满沧桑的浅线,颧骨下的皮肤松弛下垂,使得鼻子下方的木偶纹显而易见的凹陷。他的鼻子被威尔撞坏了,流出的血液居然开始逐渐被染黑。

看着塔内尔愈发青黑的脸色和痉挛得愈加剧烈的身体,威尔终于反应过来:这个杀手是采取了服毒自杀的手段来封住自己的嘴巴。杀手们通常会在齿槽里或者舌头下藏着致死的毒药,这是为了使自己免于受到酷刑折磨。他们清楚,一旦拷问者得到了想要知道的事情,自己仍然难逃一死。而食毒则是可以将毒素效果最大化并且最快速化的毒杀方法,甚至即便教廷的圣职者在场也难以施术挽救。

塔内尔突然抓住了威尔扯下他面罩那只手的手腕,随即一阵被烙铁灼烧的感觉渗透进威尔的皮肉之中,令威尔不由痛得狠吸一口气。

威尔一剑切开了杀手的脖颈,已经开始粘稠变黑的血液立即喷涌而出,洒在冰冷的地面上。没有来得及思考自己这一剑到底是出于慈悲还是愤怒,威尔就听到卫兵赶来的嘈杂声音。

一道呈十字交叉状结合的两轮弯月形剑气自背后尖啸而来,敏感的反射神经仿佛触电了一般发出警告,威尔立即回身一剑击碎了这道锐利的剑气。剑气被击散后,化作劲风向四周吹拂,可想而知要是挨上了这记十字波动斩,威尔该会有多疼!

“铁血骑士么?真是干净利落的剑术……”雷欧面色严峻,手持两柄斗剑站在威尔的对面。利用武器释放出斗气对敌人进行远距离攻击可是剑斗士的拿手好戏,雷欧原本打算用剑气击伤威尔,然后再欺身用迅捷的连击制服他,可威尔却比想象中难缠的多。

铁血骑士是破坏神基尔塔里奥的宠儿,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战争与破坏的象征。铁血骑士是在铁与血的交锋中脱颖而出的普通士兵,他们并没有斗气的力量,也不会任何形式的魔法,单单依靠蛮横的武技与强健的体魄就可以成为破坏与杀戮的化身。他们能够装备从轻到重任何类型的金属甲,精通许多单、双手武器及盾牌。与青睐于高杀伤性武技的屠龙手相比,铁血骑士的武技更加讲究攻防兼备、稳步出击,碾压力极强,显得刚猛霸道。可以说,一个武器装备精良、身手体质过硬的铁血骑士可以在近身白刃战中压制任何其他职业。

身后的士兵们赶了过来,雷欧抬起手示意他们不要靠前。

“他可不是好对付的货色,给我一些走位空间!”雷欧对身后的卫兵喊道。他知道,在这个狭窄的地方一旦失去后退躲闪的余地,就没什么胜算了,铁血骑士最擅长的就是硬碰硬的打斗方式。

“你好像误会我了,骑士大人。”威尔扔掉阔剑,轻轻将其踢到雷欧的脚下,又把挂着武器的挂带从身上解下抛了过去。

“我只是想见义勇为,也顺便赚点王国政府的小钱而已。”威尔举起的双手,示意自己并不具备攻击的意图,“而且你们该不会认为,墙外那座警钟是自己掉下来的吧?”

雷欧捡起威尔的武器挂带,拔出匕首进行查看:匕首被擦得干净雪亮,锋刃也锋利完好。于是他吩咐手下的士兵收好威尔的武器。

院墙外那座成年山羊大小的警钟是被比婴儿手臂还要粗上一圈的麻绳吊起来的,可不会随随便便就掉下来。如果不是警钟掉下来引起的那声巨响,雷欧也不会警觉到监狱这边出了异常情况。

死在警备大厅门口的那两名卫兵是被弩和匕首类的利器杀死的,威尔的匕首并没有沾血,甚至都没有使用过的痕迹,加之躺在威尔脚下的两具尸体,足以降低威尔的嫌疑。

最重要的是,雷欧对莉迪亚与威尔两人心存好感,莉迪亚在刚刚的救火过程中使用的冰霜法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能对难民们出手相助,雷欧相信这两个初来乍到的旅行者并不是什么奸恶之人。

“告诉我你所知道的事。”雷欧将威尔的武器交还给他,问道:“你杀掉的这两个人来监狱里到底是要干什么?”

于是威尔向雷欧解释了自己是如何在难民帐篷区北侧遭遇的这伙人,在暗处看到了他们的内讧、听到了他们的刺杀计划,以及追击他们到监狱的整个事件经过。

“这就是我所知道的一切,我可不想扯上别的什么麻烦。”

雷欧望了望牢房中沉默不语的凯文,后者只是静静地跪在原地,形容憔悴虚弱,看不出到底是处于昏厥状态还是清醒状态,如同垂死之人。除此之外他倒是安然无恙,雷欧也为此松了一口气。

卫兵们找到了一支淬了毒的短弩,它射杀了一名牢房中的囚犯。据卫兵们说,这家伙原本是一个强盗,抢劫镇上的牧羊人时将受害者打成了重伤,被抓进这里已经有两个月了。

雷欧上前看了看那名囚犯的尸体,只见他的面色青黑,嘴巴茫然地张开。雷欧见过一些人死去时带着这样的表情,那些人是被寒冷的气候活活冻死的。

很显然,短弩上的毒液可以让人的肢体麻木,渐渐失去知觉,最后扼制他们的心脏,使其停跳,致人死亡。他站起身,忽然察觉到威尔正一副心浮气躁的模样反复活动着自己左侧的手臂。

“你受伤了?”

“哦,是被弩箭擦伤的,我想我大概是中毒了。”

这个亚隆人雇佣武士的体质十分强韧,虽说没被毒箭直接击中,但其上的毒素足以让一个强壮的普通人类短时间内死亡。那囚犯中毒不久就已死去,可直到现在威尔却只是感觉到手臂发凉而已。

为了避免毒素向威尔全身扩散的这个可能,雷欧派了一个卫兵去找那位随行的女神官,教廷出身的圣职者所施展的法术对治愈外伤、中毒或者疫病都有很不错的效果。

那名卫兵走后没多久,监狱门口发生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您不能进入这里,这里发生了命案,雷欧大人有令……”

门口处似乎有什么人不顾卫兵的阻拦,强行进入了监狱。

“威尔!”

卫兵们面带敬畏地向一旁让开,莉迪亚一边呼喊着威尔的名字,一边用有些急迫的脚步从他们身旁穿过,来到威尔和雷欧的面前。

在凯恩德尔的世界里,法师和神官往往拥有着非常微妙的地位。前者是驾驭元素的智者,后者则是掌握神力的圣使,并不是普通人可以轻易招惹的存在。如果说,对神官的忌惮是不敢触犯神明,那么对法师的畏惧就来自于他们层出不穷的可怕法术。

毕竟,没有人想被不知从何而来的睡意催眠,醒来时却发现自己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也没有人想被某种奇怪的力量攫住,全身动弹不得,从地面上被抓至半空,然后抛向远处。于是,法师们行走于世界各地畅通无阻,大多数的人是不会愿意阻拦他们的。

“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莉迪亚关切地对威尔问道。

“受了点擦伤而已,不过你那边的情况好像比我要顺利得多。”威尔清楚,莉迪亚来到这里,就说明难民那边的麻烦已经被彻底解决。

雷欧态度恭谨地向莉迪亚询问了那场火灾的情况,得知只有几名救火心切的难民和卫兵被烧伤,并没有出现严重的伤患就放下心来。

“在离开那里之前,我还看到了你们的女神官,她正为那些受伤的人员施术治疗。”

雷欧对这个消息表示很意外,女神官应该和负责保护她的骑士们好好待在镇长的府邸上的。他吩咐卫兵们将现场的证物都拿到警备大厅里,让四名骑士部下留在这里帮助卫兵们保护凯文。

“我不知道这镇上还有没有其他杀手,但我必须确保那个圣职者的安全。莉迪亚小姐,我会让两名卫兵护送你们两人到镇长的宅邸,有些细节我还想问一问你的这位雇佣武士。”

在雷欧离开之前,威尔叫住了他。

“你在起火的杂物堆附近可以找到几具尸体,如果你到旁边废弃民房的残墙后面看一看,应该能发现被我关进笼子的杀手同伙。那个可怜的老家伙受了重伤,不过性命无虞。”

想要在线全章节阅读《众神棋盘》,请点击>>>众神棋盘全本资源完整版在线阅读

下载客户端畅爽阅读: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全文阅读二维码,直接长按扫描阅读哦!

图书相关信息

本文导读内容摘录自:奇热小说

众神棋盘

众神棋盘

类型:小说阅读

视频攻略

本类一周热点

图文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