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帝追捕小逃妻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更新时间:2018-03-27 08:41:19| 来源:本站整理| 小编:yshpass| 1人看过| 已有[1]人评论

邪帝追捕小逃妻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邪帝追捕小逃妻》是浅铃儿所书写的小说。主要讲述了为了她,他放弃了自己的专业,跟随着她来到了这一个陌生的城市。为了她,他放弃了那个执着地追求自己的女孩子……事业,爱情……他为她放弃了那么多,却为什么,这一切的付出看在她的眼里,就仿佛是游戏,这游戏...

邪帝追捕小逃妻试读:

为了她,他放弃了自己的专业,跟随着她来到了这一个陌生的城市。为了她,他放弃了那个执着地追求自己的女孩子……事业,爱情……他为她放弃了那么多,却为什么,这一切的付出看在她的眼里,就仿佛是游戏,这游戏的规则,则是掌控在她的手里,她想叫停,就可以叫停?她想开始,就接着开始?

这一次,许愿决定了,他绝对不放弃。

刚刚开始营业的咖啡厅里,静悄悄的。简单的黑色系和浅灰色系交织纠缠的大厅里,就只有许愿和宁心两个人。浓重的呼吸声,深深浅浅地响着,起伏有致。就仿佛是两个人之间的无声的较量。

不敢去看许愿的眼睛,宁心语再一次的垂下头去,望着黑色的咖台上的那一株小小的绿色的盆栽,轻声说道:“许愿,是我对不起你……”

“我不要听你说‘对不起’……”

仿佛是被禁锢的洪流,终于都找到了奔涌的出品,许愿手一扬,宁心语刚刚放到他手心里的戒指“叮”的一声落在地上,然后滚动着,不知道滚向了哪个角落。刺眼的阳光,透过采光度极好的窗纱,斜斜地照在宁心语的正对着窗口的侧脸上,她的肤色是那么的洁白,就仿佛是吹弹可破的白芷花瓣一般,有一种无声自来的馨香,她的唇,又是那么的软,仿佛是熟透了的草莓一般,只远远地看着,就令人想咬上一口……

可是,可是,虽然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再加上大学的四年……可是,甚至是到了走上婚礼的昨天,许愿只是牵过她的手,吻过她的额头,他从来没有吻过她,还没有尝过她的独有的香……

那本应该是属于他的私有的香,他的私有的甜蜜。

心中的不甘,仿佛潮水一般汹涌而来,顿时将许愿的所有的理智都淹没。

“心语……我……”话到了口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包围着许愿,他忽然上前一步,紧紧地拥住了宁心语,然后,头一低,就对着她的唇压了下来……

她是他的,二十年前就注定她是他的,那么,他吻一下她,又是什么问题呢?

“许愿,你放开……”再也料想不到一向冷静的许愿竟然会作出这样的举动,宁心语被吓呆了。直到许愿固执地按着她的头,急切地寻找着她的唇,有什么清醒过来,宁心语情急之下,用力将许愿一推,然后不假思索地挥手,一个响亮的耳光“啪”的一声,打在许愿的脸上……

“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这样?”许愿在宁心语的心里,向来都是大哥哥一般的存在,就连这一次的婚礼,也是两人商量着,先瞒过两家的老人,然后再做打算……

可是,事情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宁心语的脸涨得通红,她几乎就要哭出声来……是啊,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我怎么不能?难道这全天下的男人,就只有凌天辰才能这样对你吗?”

“他能对你做的事,为什么我就不能?”

被宁心语打了一巴掌的许愿,并未觉得清醒。相反的,他忽然觉得,这一切本来就是他的,宁心语本来就是属于他的,而他的吻,一定是来得太迟了,所以宁心语才会怪他。

于是,抚了抚被打肿的脸,许愿再一次的,毫不迟疑地上前,再一次的霸道地将宁心语固定在他的臂弯,然后,用力地拢紧了她,头一低,再一次的对着她的唇印了下去。

那一瞬间,想要得到宁心语的冲动超过了一切,许愿再也顾不得宁心语的挣扎还有排斥,只是将她用力地按在自己的怀里,控制住她的不停地挣扎着的身体,想要再一次的品尝属于她的独有的甜蜜。

“你本来就是我的,不是么?我们曾经指腹为婚,我们是青梅竹马……那个凌天辰他算是什么东西?他凭什么霸占了你这么久?这么久……”

他把你霸占了这么久,也应该是时候还给我了。

毫无理智的话,几乎是脱口而出,将宁心语的心,生生地击碎,被折辱的痛,被羞辱的痛,使宁心语无地自容。她在许愿的臂弯里,一边强烈地挣扎着,一边哭道:“你这样做,和凌天辰又有什么区别?”

是啊,那样的强逼着她,无所不用其极地折辱着她,令她生活在极度煎熬的痛苦里,这样的人,和带给她痛苦的另外一个人,又有着什么样的分别呢?

只不是甲和乙的分别?称呼不同,可是内容和实质,却是换汤不换药?

“我不要区别了,我不要了……现在的我,就只想得到你……”许愿语无伦次地说道,从来没有尝过的甜蜜彻底地淹没了他的理智,此时,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将这个女人,真正地变成自己的……

宁心语的人,被许愿紧紧地紧锢着,想动动不了,想逃逃不了,她的心里,有绝望的羞辱,开始如潮水般的蔓延。泪水倒灌在喉咙里,苦涩的味道,仿佛是海水,瞬间将她完全地淹没……

许愿,你怎么能这样对她?

绝望,失望,各种情绪交织蔓延,霎时将宁心语击倒。她奋地挣扎着,不由地哭泣出声……

正在这时,刺眼的阳光,仿佛从许愿的身后直照了过来,还没有来得及分辨这亮光的出处,只听“乒”的一声,劲风掠过衣衫,衣袂拂动窗纱,窗纱飘摇之下,有人迎面一拳打来,准确地将许愿打了个趔趄……

被重重地一拳击中,猝不及防之下,然后直接向后倒去的许愿,因为重重地扶住一旁的沙发椅,这才没有彻底地扑倒在地上。可是,那样重的一拳,实在超出了他的承受能力。

弯下腰去,微微地缓了缓,许愿这才有些艰难地站了起来。

他眼里还在冒着点点金星,金星之后,是一片虚无的黑暗,而他就在这刹那间的黑暗里,想要看清那个打他的始作俑者。

被重拳击中的地方,还有“霍霍”地作痛。短暂的失明,还有穿脊过髅的痛,令许愿的脸,都开始扭曲。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这大庭广众之下,竟然有人当众打他。于是,狠狠地瞪着一那眼前的那一团模糊的影子,他用力地甩了甩有些发晕的头,恨之入骨地骂道:“你……”

空荡荡的大厅里,阳光被分割成一个又一个的小小的阴影,仿佛小兽一般地蜷缩在黑色系和浅灰色系纠缠并存的空间。窗口的轻纱,被突如其来的风吹起,又再落下。被过滤了的阳光,仿佛流动着的丝线,变成了浅淡色的丝丝缕缕。

一个冷若冰霜的声音,带着十二分的鄙夷,十二分的讥笑,在这个静止的空间,缓缓地响起:

“你什么你?这男人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声音的源头,是一个极其年轻的男子。而那个男子的手中,正拿着一张纸巾,慢慢地擦拭着自己的好象是脏了一般的手。看到许愿到了此时还在色厉内荏,他只不过是冷若冰霜地一笑,然后缓缓地开口:

“我若是你,早拿着一块豆腐去撞死算了……”

乍一抬起头来的许愿,忽然被不知何处射来的强光刺痛了眼,他下意识地抬手去掩饰,可是,只抬起了一半,却又放下了。

被幻成七星芒印记的光线,游移再分割,模糊的视线渐渐地清晰。这下,许愿终于都看清楚了。那个正站在他左前方的,是一个极为年轻的男子。那人,也不过是二十七、八岁的年纪,简单的白衬衣,深色的西装裤,硬生生地被他穿出了风华绝代的味道。而他的人,站在那一大片阳光都不能企及的阴影里,却仍旧仿佛是一个太阳一般的发光体一般,整个人,都被一层淡淡的光线笼罩着,丰神玉立,俊美绝伦……

而宁心语则被藏在那人的身后,正用男子拿给她的湿巾,拼命地擦拭着自己的嘴唇,满脸,满脸的,都是猝不及防的惊惶以及躲避不及……

许愿的脸沉了下来。他望着面前的这个太阳般光芒四射的男子,满腔的怒火,仿佛被生生地冻结,即将到口的质问,也变成了没有底气的虚弱声音:“你……你……”

这个男子,他是认得的,不但认得,因为宁心语的原因,甚至是见过数次的。只不过,每一次的见面,这个男子从来没有用正眼瞧过他。他看得清楚,自始至终,那个男子的眼里,就只有宁心语一个人……

因为,那个人,就是和宁心语纠缠不清,甚至是出现在他们的婚礼之上,令宁心语落荒而逃的本市的,乃至是本省的知名企业凌氏的最年轻的总裁,凌天辰……

说来也巧,平时不大喜欢外出的凌天辰,今天正好因为临时有事,恰巧经过这里。偶然的一个转念,他想到了一个朋友开在这个附近的酒吧……东山区,流光路。

这个地段并不属于本市最旺的商业街。而且人流量也是相对比较少的。不但比不上新区的人头涌涌,更比不上开发区的车水马龙。可是,就因为这里是老城区的关系,这里的绿化倒是极好的,到处可见的街心公园,围绕着马路延伸着的浓浓郁郁的参天古树。绿荫掩盖天际,到处都是郁郁葱葱。若是在寻常夏日里,你漫步走在大街上,盛夏的炎热被隔绝了,甚至连太最的毒辣都丝毫的感觉不到……

而且这里虽然不及市中心一般繁华,可是来往的车辆也比较少,生活节奏相当的要慢一点。

他的朋友刚刚从国外回来,偶尔经过这里,就喜欢上了就是这个格调。更因为家族内部存在着的种种问题,再加上不满家族强加给他的强强联姻……

综上所述,那个朋友在心灰意冷之际,甚至放下家族的副总裁不做,跑到这里开了一间咖啡厅。而那个朋友曾经是凌天辰在国外的好友,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今日,他刚巧经过这里,忽然心血来潮地想来看一下,除了顺便和老朋友叙一下旧,也想听一下这个对未来市场规化极有眼光的朋友,对未来的规化预测。

可是,凌天辰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才一进门口,就在这里碰到今天早上才分开的宁心语,而且,她还被人抱在怀里,一副的狼狈不堪。

再听听那个男子的语无伦次的话,以及宁心语的拼命的挣扎,还有带着哭腔的哀求,向来讲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凌天辰,只觉得心里有把火在烧,怒火中烧之下,他终于一个忍不住,就打上了手。

“呵,原来我一直高看你了……”冷冷地望着头发有些散乱,衣衫也有些零乱,连眼睛都哭红了的宁心语,凌天辰的眸子里,仿佛要结冰了一般。全是扑天盖地的冷意。他不看许愿,只是冷冷地望着宁心语,用极其鄙夷的语气,仿佛坚冰般地,一字一句地说道:“宁心语,原来,这就是你的格调啊……”

“……”眼泪不停地从宁心语的脸上滑下,她也是没有想到的,她万万没有想到许愿会变成这个样子,自己又会变成这个样子……

当然了,她更没有想到,她会被偶然路过的凌天辰碰到,并碰巧地救了她……于是,这么多的没有想到,就演变成了而今的尴尬的场面。

“嗨,辰,什么风把你吹来的?”门口处,一个年轻儒雅的男子穿着一身的浅色的休闲衣,同样的浅色的外套搭在手臂上。初夏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给人一种令人心安的温暖感觉……那男子的眼里,也仿佛只有凌天辰一个,只见他进得门来,就冲凌天唇微微地一扬手,露出了一个暖阳般灿烂的笑意来,然后,快步上前,张开双手,就给了凌天辰一个大大的拥抱:“你个大忙人,怎么跑到我这个小庙里来了?”

要知道,凌天辰是他们的圈子里公认的工作狂,除了周末之外,平时想看到他的人,都是难上加难。所以,对于凌天辰的今日到访,一向喜欢睡到自然醒的欧阳涵也给予了一个相当热烈的回应……不但从自己的难舍难分的硬板床上跳了下来,还承诺十分钟后,一定会看到他的人……

然而,凌天辰的身子有些僵硬,脸上的线条也是硬直的。感觉到好友的拥抱,他才勾了勾唇,脸上挤出了一抹极其难看的笑意来:“嗨,欧阳,好久不见……”

想要在线全章节阅读《邪帝追捕小逃妻》,请点击>>>邪帝追捕小逃妻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下载客户端畅爽阅读: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全文阅读二维码,直接长按扫描阅读哦!

图书相关信息

本文导读内容摘录自:奇热小说

视频攻略

本类一周热点

图文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