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枭雄之男儿豪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

更新时间:2018-09-28 20:04:22| 来源:本站整理| 小编:yshpass| 1人看过| 已有[1]人评论

乱世枭雄之男儿豪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

乱世枭雄之男儿豪情》是杉木所书写的小说。主要讲述了三这天,秉诚接到人带信,一华里外“海面上”的大户姜老太爷要坐滑竿下江口城。眼下正值“三伏天”暑热难当,秉诚和张二娃只能昼伏夜行,就这样两人身上的衣服也是湿了干干了湿,出汗最多时衣服能扭出水来。一百...

乱世枭雄之男儿豪情试读:

这天,秉诚接到人带信,一华里外“海面上”的大户姜老太爷要坐滑竿下江口城。眼下正值“三伏天”暑热难当,秉诚和张二娃只能昼伏夜行,就这样两人身上的衣服也是湿了干干了湿,出汗最多时衣服能扭出水来。一百多华里的路程两天多才走到,等拿到力钱后,两个行将虚脱的人又不分昼夜的往回赶。带去的干粮早已吃完,又不舍得花钱买吃的,实在饿得慌就趁着夜色去地里刨两个红苕,在路边用田巴凼的水洗洗,也不管是否干净就连皮带泥的顺进肚子里去。

这天烈日炎炎,快到中午时分,两人又热又累又饿,迷迷糊糊硬撑着往回赶,远远地都能看见大塆山顶上那颗黄角树了,忽见前面路上躺着一个人。两人走近一看是一个年轻女人,只见她口吐白沫,头发蓬乱,面如菜色,人事不省,一看就知是中暑了。秉诚用手在女人鼻孔下试了试,觉着气若游丝。

张二娃急着赶路,说:“走吧走吧,一个女人,莫管她。”

秉诚说:“不管她会死的,总不能见死不救嘛。”

“我都快死了,哪个来救我呢?”

“你要死还没死唦,你还在走路说话唦,人家不但说不了话,气都快落了。”秉诚着急地说:“来,帮一下,把她抱到那片竹林里去。”

张二娃说:“咦,这是个女人哟,挨都不能挨,你还敢抱她?”

“挨了咋个样?抱了咋个样?你是不是个男人?”秉诚说着,抱起那女人跌跌撞撞地走进竹林里。秉诚把女人平放在阴凉的地上,一边用手掐住女人的人中,一边说:“快去那边田巴凼弄点凉水来。“

张二娃说:“我无碗无瓢,拿啥子弄水?”

秉诚情急之中脱下衣服往张二娃身上一扔,“拿去,把你的衣服也脱下来,在水里浸湿了提过来。快点!”秉诚几乎是吼道。

见一向性情温和的秉诚发这么大火,张二娃不敢怠慢,赶快照办。

秉诚将衣服扭出的凉水洒在女人脸上,如此三四趟,女人终于喘口气呻吟了一声。秉诚又把女人的头抱起来,在她耳边说:“把嘴张开。”等女人张开了嘴,秉诚对张二娃说;“快把水淋到她嘴巴头。”张二娃赶紧扭衣服,水流进女人的嘴里。女人慢慢睁开了眼。

“大姐,”秉诚问:“弄毒的太阳,你咋个一个人在外头走嘛?”

女人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秉诚又问:“大姐,你姓啥子?你家住在哪里?”

女人轻轻说:“半坡头。”

张二娃说:“半坡头?未必你就是那个刘寡妇?”

见女人点点头,秉诚问张二娃:“你认得到她?”

“你说啥子哟,我怕认得到她。”张二娃着急地说:“那半坡头就只有她一家独门独户。早就听说那里住着两个寡妇,老头得病死了,儿子又遭乱党炮火打死了。”

秉诚埋下头,见怀里的女人眼里充满了泪花,忙对张二娃说:“莫说了莫说了,都是造孽的人。来,把滑竿弄过来,我们把她抬回去吧。”

“哥,”张二娃说:“我的肚皮都贴脊梁骨了,饿得路都走不动了,哪里还抬得动人罗。”

女人说:“两位大哥谢谢了,我自己慢慢走回去。”女人撑了几下实在撑不起来。

秉诚说;“莫动莫动。我和二娃都饿惨了,等我们歇会儿匀了气力,再弄你回去。”

女人好像想起了啥子,突然说:“那边路边的篮子里头有吃的,是我去给婆婆上坟时摆坟头的几块包谷粑粑,如果不嫌弃,你们就把它吃了吧。”

张二娃听说有吃的一下来了劲,几步窜到女人倒地的路边,拎起个竹篮子就回来了。张二娃撩开竹篮上搭着的布,见里头当真有两块包谷粑粑,不过已被太阳烤得硬邦邦的。二人哪管那多,一人一块大口大口地狼吞虎咽起来。

吃完粑粑,秉诚说:“二娃‘拿人家手软,吃人家口软’,刚才吃了别人的东西,这下该给人家出力了吧?”

“吃她两块粑粑,就当是我们救了她她回报我们的嘛。”二娃说:“要抬也可以,我们抬滑竿的就是靠脚力吃饭,但是,我还没有抬过不拿钱的人。”

女人轻声说:“大哥,莫为难了,你们走吧,我多歇会儿,各人慢慢回去。”

秉诚说:“你看你中了那毒的太阳,能捡回一条命已经不错了,哪还走得那远的路?”然后他对张二娃说:“二娃,哪个说不给你脚力钱,要给。”

二娃说:“她又没点脑壳,你打啥子包票哟。”

秉诚说:“这次抬姜老太爷下江口城,人家给的脚力钱还没分唦?等会儿你多拿一块我少分一块,不就对了?”

张二娃吃惊地说:“啥子?你来给我钱!凭啥子?她又不是你的堂客,你凭啥子帮她出钱?”

秉诚说:“都是乡里乡亲的说弄多干啥子?今天要是别人碰到这种事情会啷个做我不晓得,但我龙秉诚遇到了我就要帮人帮到底。二娃,你把滑竿给我扛回去,我一个人把这位大姐,不,是大嫂背回去。”

二娃说:“哥,莫说了,你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我要是不抬二天啷个做你的兄弟呢?我抬,我抬就是了。”

女人本来还挣扎着不让他们抬,但猛听到“龙秉诚”三个字,她突然改了主意,任凭两个男人把她弄上滑竿抬着走起来。

一块包谷粑粑抵得住哪点饿,毒日当头,走不了两里地,两个男人又觉得眼冒金花。终于,好不容易挪到女人家门口。女人从腰间取下钥匙,看着秉诚打开了房院的大门。院子里墙角拴着的一条威猛的大黄狗好一阵狂吠。

这张二娃打死个人都不进院门,他说寡妇门前是非多,他是个接了堂客的人,绝不能沾寡妇地界的晦气带回去,让他的堂客哪天把他也给尅死了。说完,也不等秉诚回话就自己径直下山去了。

看着秧秧无力的女人躺在滑竿里,秉诚说反正我没接堂客不怕沾晦气。说着抱起女人跌跌撞撞的往屋里去,把女人往床上一放,刚一转身,只觉眼前一黑就软在地上万事不知了。

也不晓得过了好久,秉诚抬起了沉重的眼皮,感觉自己躺在一张凉爽的床上,空气里弥漫着一种从来没有闻到过的诱人的气味。他想撑起身子,猛然发觉自己浑身一丝不挂。他紧张地抬头一看,那女人正在床头的油灯下补他的衣服。

女人觉着身后有动静,不觉扭头后看。秉诚吓得赶紧用手捂住下身说:“不许回头,快点把脸转过去。”

女人“扑哧”一笑,说:“你用手捂啥子?你那东西未必和我那死鬼男人的长得不一样吗?再说,刚才给你抹身子的时候,都看过好多回了。”

秉诚羞得直问:“你还给我抹过身子?”

女人说:“你以为我想给你抹?你那身子好粪,又汗又黑又臭,我恨不得拖到院坝头去冲它十桶水。我是好不容易才把你抹干净了。要不,你那脏兮兮的身子才上不了我的床呢。”

秉诚说:“哪个想上你们女人的床?还好意思把我的衣服脱了,你也做得出来。”

女人笑着说:“是你各人像死猪一样地赖在地上喊都喊不醒。我也是好人做到底,给你抹澡,洗衣服,这,刚刚晾干了又给你补衣服。好了,拿去穿上嘛。”女人说着,背着身把衣服扔了过来。

秉诚赶紧穿上衣服就想往外走,被女人叫住了:“你急匆匆的往哪去?”

“回家去呀?”秉诚背着女人说:“黑灯瞎火的,两个孤男寡女的在一个屋头,要是让别人晓得了咋个说得清哟。”

女人说:“要说说不清,早就说不清了。我一个寡妇家家的都不怕,你个七尺男人还怕啥子呢?要走也不急这一会儿,把饭吃了再走嘛。”

一听“吃饭”两个字,秉诚顿时觉得饥饿难耐,手脚发软。心想,反正已经说不清了,也不在乎吃饭这一会儿。于是回头一看,在明晃晃的油灯下,桌子上摆着三个碟子:一碟嫩嫩的泡姜,一碟油炸花生米,一碟干蒸老腊肉,桌子边上还放着一大盆热腾腾的红苕稀饭。看到这些,秉诚早已是清口水直流,他也顾不得礼节了,抓碗舀饭轰轰烈烈的吃起来,只听得女人在旁边直喊:“慢点,慢点,都是你的,没得人跟你抢。”

这次抬滑竿下江口城,来回300多里路,四天时间中就没有吃过一顿像样的饭。这稀饭熬得融融的,花生酥得脆脆的,腊肉蒸的香香的,爽口极了,秉诚痛痛快快地吃了一顿好饭。吃完饭,秉诚用手把嘴巴一抹,放了一个响屁,打了两个饱嗝,说了声“谢了”,就头也不抬地转身准备离去。

女人又把他叫住了:“你去哪里?”

“天黑了,我要回家去了。”秉诚仍然背对着女人,声音柔和多了。

“天黑了,天黑了,天早就黑了。但是,在天黑之前,我给你抹过身子,我是仔仔细细地看过你好多遍,你,认真看过我一回吗?”

听者女人带哭腔的声音,秉诚怔怔地楞在那儿了。

一双柔软的小手握住了他的手,蓦地,一股强大的电流充满着全身,他已经灵魂出窍不能自己,被轻轻地拉着回坐到饭桌前。小手又轻轻地抬起了他的下巴,秉诚慢慢的抬起了头,大胆地仔细看着油灯下那张女人的脸。这已不再是白天看到的那张乱发蓬松、目光呆滞、面如死灰的脸,而是一张皮肤白皙的俊俏的脸庞:弯弯的眉毛,挺拔的鼻子,红红的嘴唇,大大的眼睛里喷射着火一样的光芒,目光里透着无限的期待。秉诚以前认为弟媳江秀瑛长得很漂亮,直到今天他才晓得世界上还有更美的女人。女人刻意地梳洗过,她身上散发出的幽幽的体香令秉诚头晕目眩不能自持。

秉诚硬撑着勉强地站立起转过身去,女人突然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他。长这么大秉诚从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女人,更没有被女人柔软的身体紧紧地楼抱过,他再也招架不住,完全溃败了。女人扳转过秉诚的身体,一张粉嫩的脸庞贴紧了他火热的胸膛。秉诚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男人的激情像脱缰的野马,他一把抱起了女人,把她重重的压在了床上。

想要在线全章节阅读《乱世枭雄之男儿豪情》,请点击>>>乱世枭雄之男儿豪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

下载客户端畅爽阅读: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全文阅读二维码,直接长按扫描阅读哦!

图书相关信息

本文导读内容摘录自:奇热小说

视频攻略

本类一周热点

图文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