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神人生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地址

更新时间:2018-09-27 00:21:28| 来源:本站整理| 小编:yshpass| 1人看过| 已有[1]人评论

鬼神人生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地址

鬼神人生》是松青所书写的小说。主要讲述了当周峰从自家床上醒来的时候,外面的日头已经升的老高了,望着熟悉的摆设,温暖却略带燥热的木床,他忍不住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还好那只是异常噩梦,不过自己真的要跟着周洪源学习这些封建迷信么?...

鬼神人生试读:

当周峰从自家床上醒来的时候,外面的日头已经升的老高了,望着熟悉的摆设,温暖却略带燥热的木床,他忍不住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还好那只是异常噩梦,不过自己真的要跟着周洪源学习这些封建迷信么?”

他翻了一个身,回想起梦中周老四家中的摆设,不免有些心动,倘若真的那么来钱,自己未尝不可以跟他一样,只要不做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情那就行了。

想到这里,他觉得胸中没来由的一阵烦闷,伸手就摸出一根烟,却发现打火机不见了。有烟没活对于广大烟民来说那可是无比残忍的,比活埋还要难受。没办法,他只好坐起身来,朝着自己的书桌抹去,当他拿起打火机的时候,无意中看了一下月份牌上的日期。刚刚拿起的打火机咣当一声掉在了书桌上。

“怎么会这样?”

周峰望着眼前月份牌有些茫然的自语道,难道说自己昨天太困睡了一天多?还是那不是一场梦?为什么月份牌中的日期多走了一天?

个人隐私这种东西在农村生活中是不存在的,听到屋内有声响,周峰老妈撩开帘子便走了过来,见他起来一边拿着月份牌,一边发呆,脸上便有些不高兴,她推了推周峰,说道:“周峰,你既然你起来了,傻愣着干什么?有这功夫,就该去你四叔家多学点本事,争取今年咱家也添辆拖拉机。”

“啊~!”

在老妈的碰撞中,周峰终于回过神来。

周峰老妈有些生气的说道:“一天到晚你都在想些什么?活儿活儿干不了,城里的工作也不好好干,现在好不容易求你四叔拉扯你一把,你又这副德行,哎,你这孩子,让我怎么说你好呢?”

这一顿说辞让周峰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许多,他也知道现在的自己确实有些不像话,一个大学生毕业后竟然找不到工作,留在城里,这几乎可以算的上天大的耻辱了,不光是自己脸上无光,就算是老爸老妈也有些在村子里抬不起头来。

周峰老妈见他有些不自然,也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重了,声音赶紧小了一些的说道:“还不赶紧去你四叔家。你这做学生的可不能让先生等久了。”

周峰嗯了一声,收拾了一下,带着满腹的疑惑去了周老四家,还在两家隔的并不远,不一会儿功夫便到了,还没等他敲门,周老四便迎了出来,对自己比以前还有恭敬。似乎他才是学生,自己才是老师一样。

周峰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四叔,不好意思,我……”

周老四还没等他说完,便拉着他进了客堂,真皮沙发,红木家具就像梦中的那般,或许那并不是梦吧!

周峰客气了一下便被周老四按在了沙发上,这种殷勤让周峰很不自在,也让他心中的疑惑不断加深了,他屁股刚坐在沙发上,便一把拉住想要为他端茶倒水的周老四,小心的问道:“四叔,这是怎么回事?你老人家这么热情,可让小侄我有些不自在啊!”

周老四呵呵一笑,说道:“谁倒水不是倒水,自家人说那些虚头巴脑的干什么!娃子你真是太客气了。”

周峰忙将他让到自己身边,道:“四叔看你说的,你不光是我四叔,还是我今后的老师,就算说上大天来,也不能让你给我倒茶啊。那朝那代都没有这规矩啊。”

周老四似乎很满意周峰的态度,不过却依旧没有停下来,从冰箱中拿出可乐,花生等一些吃食,唯恐招待不周。

周峰见他依旧是这么客气,这么惶恐,心想事情或许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下意识地接过周老四递过来的可乐,冰凉的感觉透过可乐罐传来,舌头底下便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欲望。周峰握着可乐罐,在享受着冰凉的同时略微思考了一会儿,抬起头,盯着小心翼翼的周老四,说道:“四叔,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昨天?!呵呵,昨天是个好日子啊。”周老四诡秘的笑了笑说道。

周峰苦笑的晃了晃手中的可乐罐,拉开拉环,趁着气儿还充足,径直的灌到嘴中,那种犹如海啸般的冲动和冰凉,一直以来是他的最爱,或许说是一种嗜好。爽快过后,他意犹未尽的将可乐丢到了茶几上,苦笑着说道:“四叔,昨天的那个戏法儿真不错,什么时候交给学生,也让学生显显眼啊。”

“戏法儿?”周老四一听这话,顿时有些苦笑不得,不得不感慨现代教育成功的同时,却不知道说这个大侄子什么好,本来就有些獐头鼠目的脸上变得更加诡异。

周峰仔细观察着他脸上的表情,心不由得咯噔一下,倘若这不是戏法儿,难道这世间真的有……,想到这里,他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呢?现如今科技昌盛,什么装神弄鬼的把戏拆穿不了,昨晚的那个把戏虽然吓人,但终究当不得真,像大卫科索菲尔这样的绝魔术大师,所展示的奇妙景象,拆穿了也不过是一点小伎俩。

周峰在偷偷的观察观察周老四,周老四又何尝没有在观察周峰,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什么人没见过,什么话没听过,从周峰脸上的表情变化就已经看出了他的心中所想,他又递过去一瓶可乐,说道:“戏法也好,不是戏法也好,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即使你拼命否认不想承认,但这件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鬼神之事,自古有之,不一定就要每个人都亲眼看到,但能够亲眼看到的,都是莫大的机缘。”

“昨天你没有和我一起进去,想必是背着我去做什么手脚吧!”周峰不为所动的说道,语气和周老四绕来绕去,倒不如单刀直入的好些,毕竟这等装神弄鬼的老油子绝非自己这种初出校园的毛头小子所能对付的。

周老四脸上顿时有些不悦,两只小眼一瞪,有些生气的说道:“我知道你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看不起我们这些说话人,总觉得我们装神弄鬼,招摇撞骗,应该被当成四旧打烂才好,可是我要问你,你四叔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么?我周老四堂堂正正做人,从未做过一件欺心的事情,娃子,你这样说可是在骂我啊!”

周峰见他变脸,也意识到自己说话的语气或者方式无意间得罪了他,忙站起身来,好一阵赔礼道歉才让周老四平静下来。

周老四说道:“娃子,有道是信则灵,不信则不灵,尤其是你要从事咱们这一行了,别人信不信咱们管不着,但是咱们自己可是一定要信的啊!”

周峰诚恳的点点头,心中却未必像他脸上表现的那样,周老四也知道现在就让他接受鬼神的存在,无疑于痴人说梦,不过那位既然不怪罪,自己又何必叫这个真儿呢?

话说道这时,似乎已经说尽,尽管周峰还有一肚子的疑惑想要问起,但终究没有说出来,他不问,周老四自然也不会主动提起,待到周峰喝完手中的可乐,他开始了一天的授课,他授课的方式不是填鸭式的,和大学教授的聊天式差不多。有原理有例子,再加上这些事例在周峰听来和民间故事差不多,大半天过去倒也不觉得如何枯燥乏味。

中午时分,周老四还让他留下来吃饭,西红柿捞面条虽然并不隆重,但好在管够,再加上有冰凉的可乐供应,周峰也就却之不恭了,这一顿饭吃下来,两个人的关系多多少少拉近了一些。

午饭过后,鬼神狐妖故事会继续进行,周峰听得津津有味,也在不知不觉中记住了一些风水啊,习俗之类的知识。一直到晚上七八点钟才算告一段落。若不是周峰执意回家陪父母吃饭,说不定会被周老四盛情留下来。

以后的日子,每天都是如此,不过也不尽相同,毕竟是庄户人家,地里的事情是最重要的。赶上了农忙时机,周老四便会让周峰回家帮忙,赶上农闲,便是一天的好故事。他肚子里的故事似乎有很多,讲了三个月都不带重样的,有一天周峰无意间问道,他为什么知道这么多故事,周老四自然对他自然是一顿臭骂,骂过之后,才颇为伤感的说道:“这些事情在你看来或许都是故事,但在我看来像血一样真实,这里面有些事我亲身经历过的,有些则是我师父,我师爷爷经历过的,老祖宗留下来只希望给后人一个借鉴,要是编故事哄人,那可是会出大乱子的。”

周峰看他一脸的认真,心里也不由得暗暗佩服自己这些所谓的师父,师爷爷们,但这份严谨,这份虔诚还有担当,就足够让他肃然起敬的了,倘若鬼神真的存在,他们当真可以算得上德高行范,但是可惜的是……

周老四也知道要想让经过十几年无神论奴化教育的周峰改邪归正绝非一朝一夕可以达成。但每次被他反驳总有一种荒谬感,不过那位既然认可了,也就无所谓了。不过话又说回来,那位既然在周峰面前现过身,其本身不就是很好的一个例子,为什么不让自己告诉他呢?真是搞不懂啊。

这世上就没有不开张的油盐店,在学习了三个多月之后,终于有人因为丢了魂找上门了,周峰自然不能错过这样一个近距离观察周老四如何装神弄鬼的机会,赵老四自然也不会放过这样的一个教育弟子的机会,心怀鬼胎的两个人一拍即合,欢欢喜喜带上吃饭的家伙什儿便去了事主家。

小女孩的情况倒不是特别的严重不过是丢了魂儿罢了,周老四在路上如是说,不过言谈中倒也有几分可惜,大概这类的活儿计,就像是拦路抢劫一样,没有多少科技含量,还不足以好好纠正一下被无神论歪曲的大好少年。

很快到了事主的家门口,还没进去,便从里面传来铺天盖地的哭喊声,那种凄惨让人的心不由得揪了一下。周峰偷偷看了周老四一眼,见他也是满脸的同情。

似乎注意到周峰的举动,周老四叹息了一声,默默的说道:“痴心父母古来多。”

说完,周老四便带着周峰来到那个据说丢了魂的孩子身旁。这是一个十三四的小女孩,模样长的倒也不错,只是一脸的茫然,时不时的露出会心的笑容,仿佛看到了什么心爱之物,欢心的不得了。周围哭的稀里哗啦的父母,就像在另外一个世界。

还没等赵老四看个明白,旁边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太便抢着拉住他的手,有的没得说了起来,看她那副着急的样子,不用猜也知道是孩子的奶奶或者姥姥一类。

周老四好生劝解了老太太几句,但再好的言语,也无法安抚老人家急切的心情,老人家拉着他的胳膊,只是一个劲儿的恳请周老四赶紧的施法,尽快让小女孩还魂。

“仙长,我家闺女怎么样!”一个四十来岁的汉子见周老四被老太太的纠缠的难受,忙走上前,将老太太的哄了回去,从他的言语中,可以听出他是老太太的大小子,也是小女孩的大伯。

周老四伸手翻开小女孩的眼皮看了看,然后从衣兜里摸出一个食指大小的铜铃铛在小女孩的耳边摇了摇,叮叮当当的声音十分清脆悦耳,不过小女孩却一下子抱住了头,面露痛苦的表情,当铃铛停止摇动之后,小女孩抬起头狠狠地盯着周老四望去,锋利如刀的眼神很难想象是从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眼中所发出的,还是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眼中。

周老四毫不在意女孩的眼光,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露出医生弄明白病情一样的表情,他对着小女孩的大伯说道:“小女孩这是见到了喜欢的东西,入了迷。一时醒悟不过来,不是什么大事。”

小女孩的大伯一听这话,脸上一阵抽搐,忙说道:“既然仙长都知道了,那么还请仙长早早做法帮我这闺女醒过来。”

周老四单手抚摸着并没有多少胡子的下巴,露出一副思考的模样,似乎问题很难解决,对于小孩大伯的话,似乎并没有听到。

小孩大伯见他这副样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愣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这时那个找上门请我们来的人将小孩大伯拉到一边,一阵儿耳语过后,小孩大伯像是明白了什么,转身进屋,不一会儿便走出来,拿出一个小布包,小心翼翼的翻开,却原来是几张存折还有一摞子钱,他如割肉一般的拿出了三分之一的厚度塞进了周老四的手中。

谁知道周老四依旧一脸淡然的站在那里。小孩大伯顿时有些急了,不过看到傻愣愣的小女孩,还有哭的十分伤心的老太太,一咬牙竟将手中的所有都塞进了周老四的手中。周老四这才将手中的钱塞到怀中,叹了一口气说道:“现在做法其实很难,也不起什么作用。”

一听这话,小孩大伯脸上直冒青筋,也难怪他会这样,站在一边的周峰都忍不住想要抽周老四了,心说你拿了人家的钱,却说出这等屁话,我看你怎么收场!这封建迷信果然信不得。这等没有立场的家伙,暂不说他。

周老四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话语不妥可能翻了众怒,忙又说道:“只有晚上做法才能起到轻而易举事半功倍的作用。现在做法非但不容易成功,反而有可能对孩子的神魂有害。”

他都这么说,小孩大伯等人也只能这么信了,不过从他们将信将疑的眼神中,周峰可以看出这些人依然不像刚才那么信服周老四了,倘若今天晚上小女孩恢复不过来,周老四和周峰估计就得让人扒光了衣服打出去了。

有可能被殃及池鱼的周峰将周老四拉到一边,有些无奈的问道:“四叔,你到底有没有把握啊。”

周老四嘿嘿一笑,充满自信的说道:“这还是事儿么?你就看你四叔的吧,不过今天晚上你可得打起精神来,这丢魂,寻混虽然不难,但却要求精细,但凡有一点差错,这小闺女就有可能……”

话说到这里,周老四竟然卖起了关子,此时的周峰心急火燎的哪有功夫和他猜哑谜,忙说道:“会什么啊?难道小女孩会有生命危险?”情急之下他的声音不由得大了几分,顿时招来不少人的目光。

周老四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再次将他拉到一边,说道:“这种话可不能乱说,丢魂罢了怎么可能有生命危险?若是不精细,即使还了魂,也会影响这小闺女今后的性格。”

弄明白怎么回事之后,周峰不免有些好笑,倘若性格真的这么好改变,自己索性用丢魂还魂这套把戏开家改变性格的心里医院。那还不赚的钵满盆满。

知子莫若父,知徒莫若师。这三四个月的相处,周老四周峰两个人倒也相互了解了一些,一见周峰的表情,周老四便知道这小子又在打发财的鬼主意,伸手便照着他的脑壳扇了一下。

“四叔你怎么打我?”周峰捂着头,有些不满的说道。

周老四一脸的气愤,对着周峰小声的吼道:“小子,咱们这一行最讲究的就是虔诚和良心了,你最好不要打用鬼神发财的主意。”

周峰诺诺称是,心里却大大的不以为然,你家里有真皮沙发,你家里有红木家具,你家里有当今最好的电脑,你家里有新拖拉机,你要是不用这一套换钱,这些难道都是大风刮来的。

这个白天大概是周峰最难熬的一个白天了,小孩父母亲友的哭喊声,不信鬼神的无神论者质疑的目光,更可气的是那些信信鬼神的质疑目光,这些目光如刺,扎的周峰混不自在,周老四却像没事人一样准备着晚上的东西。

在一家人急切的盼望中,日头终于缓缓地落了下去,月亮还没有完全升上来,小女孩的家人便开始催促起周老四来。他们的心情自然不可能影响到周老四,等到月上柳梢头的时候,一家人的眼已经犹如饿狼一样红的时候,周老四才略微舒展了一下身子,拿出一件似模似样的道袍披在身上,叫上周峰,两个人再一次来到小女孩的面前。

众目睽睽之下,周老四在小女孩耳边晃动起小铜铃铛,这铃铛一响,小女孩再次痛苦的抱起头,赵老四趁机点在小女孩双额之上点了朱砂一点,然后对着朱砂点上一根香,并对着小女孩的面前的香振振有词的念了起来,这些东西往日里周老四也解说过,不过上课是一回事儿,实际操作起来又是另外一会儿事。

还别说,他这一念,周围那些质疑的眼光也渐渐开始变得信服起来,念完三遍咒语,便将香递给了周峰。之后,周老四伸手从腰中拿出一个黝黑的牛角来,像是蒙古人的牛角杯,里面有盛有东西。但见他打开青铜盖子,伸手轻轻一扫,便往两眼上抹去。他自己忙完之后,便递给了周峰。

周峰听周老四讲故事的时候说过,这牛角中其实就是一些牛眼泪和中草药,对人体是无害的。知道这些成分,看到周老四并没有什么问异常,这才大着胆子有样学样的往自己眼上抹去。略微的酸胀,大概是里面参有不少香灰的缘故吧!这些装神弄鬼的家伙难道认为香灰是万能的么?不过这种话没有立场的家伙是说不得的。

睁开眼,让周峰有些吃惊的景象发生了,一条白茫茫的光线,似有似无的从小女孩额头上发射出来,倘若不是亲眼见到,他还以为是在拍摄奥特曼。还没等他完全从惊讶中恢复过来,肩膀便觉得被人一拍,耳边传来周老四的声音,他说道:“拿稳了手中的香。要是断了,咱爷俩今天可就被这一屋子人吃了渣子都不剩了。”

“起~!”

突然之间,周老四大喝一声,小女孩也跟着震动了一下,不过随后便恢复了刚才的茫然。不过周峰眼中的光线却更加的真实起来,它的粗细一开始如毛线,不过一会儿便肿胀成了电线。

大喝过后,周老四口中开始念起咒语,手中的铃铛也开始不停地晃动起来,小女孩的眼中尽是痛苦和无助,看的周峰都心疼不已。

等眼中的光线不再变化之后,周老四回头对着周峰说道:“还不举香寻由。”

周峰愣了一下,忙举着香,沿着小女孩朱砂中的光线前进,周老四摇着铃铛跟在后面。这条光线似乎很长,穿过大门,竟然还延伸到村东头。

没办法,周峰只好一路举着香沿着光线奔走,走了大约二三十分钟的路程,光线才伸向路边的一个角落。等到了眼前,才发现光线的尽头缠绕着得是一把土银梳子,似乎是清末民国的样式,若是真的,大概也值不了不少钱。

此时周老四抢先向前一步,围绕着土银梳子又唱又跳,唱过之后,才恭敬地对着土银梳子,说道:“后人偶有疏忽,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祖先留下东西也是为了后人,因为丢了梳子就发这么大火,恐怕不好吧!”

土银梳子似乎能够听懂他的话,竟然迎合着震动了几下。震动之后,那道光线便渐渐地起了变化,从缠绕梳子的一端,渐渐地变淡消散。

周老四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拾起土银梳子,轻轻地擦了几下,收入怀中,回头对着周峰招呼道:“收工了!回去吧!”

想要在线全章节阅读《鬼神人生》,请点击>>>鬼神人生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地址

下载客户端畅爽阅读: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全文阅读二维码,直接长按扫描阅读哦!

图书相关信息

本文导读内容摘录自:奇热小说

鬼神人生

鬼神人生

类型:小说阅读

视频攻略

本类一周热点

图文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