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天剑史录小说免弹窗全文在线阅读

更新时间:2018-09-29 08:00:29| 来源:本站整理| 小编:yshpass| 1人看过| 已有[1]人评论

绝天剑史录小说免弹窗全文在线阅读

绝天剑史录》是沧晓葵所书写的小说。主要讲述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龙傲终于将信拿出来交给了金百万,金百万看过信之后,重重地叹了口气。龙傲问及原因,金百万的回答只有两个字:绝杀。龙傲听后也是愁眉不展。见状,棠漠枫好奇地问:“绝杀是谁?”金百万看着...

绝天剑史录试读: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龙傲终于将信拿出来交给了金百万,金百万看过信之后,重重地叹了口气。龙傲问及原因,金百万的回答只有两个字:绝杀。龙傲听后也是愁眉不展。见状,棠漠枫好奇地问:“绝杀是谁?”金百万看着棠漠枫如坠迷雾的表情,便讲起了故事。

二十三年前,侠肝义胆的棠汶天金百万龙傲三人闯荡江湖时相识,三人一见如故,便效仿古人,结成八拜之交。凭着高超的武艺,过人的智慧,很快他们就成了叱咤江湖的风云人物,而真正的恶战尚未开始。直到三年后,武林大会推举棠汶天为武林盟主时,一场血雨腥风才席卷江湖。

那时,江湖中有着许多大大小小的邪恶组织,其中最为强大的当属绝神炼。绝神炼的尊主是个与棠汶天三兄弟年纪相仿的美男子,名为暗无道。绝神炼的弟子行踪诡异,且做事古怪,经常诛杀所谓的正道人士,手段极其残忍毒辣。终于,绝神炼的胡作非为,如同丢石头进茅厕激起了武林同道的公愤。

棠汶天身为武林盟主当仁不让,遂率领正道同仁开始了降魔卫道的战斗。最终,在双方均付出惨痛代价之后,这场历时两年的大战以邪不胜正告终。绝神炼像一只斗败了的公鸡躲进了鸡窝,从此销声匿迹。

江湖,又恢复到了从前安定团结的局面。棠汶天坐享太平,金百万下江南为绝天庄敛财,龙傲则带着妻子兰芷音隐居山林,过起了平静的生活。直到十年前,绝神炼又开始扩招新成员,他们在各地大肆偷虏小孩,企图将他们训练成杀手。与此同时,江湖上也经常传出某位老前辈驾鹤出游的消息。

最近三年,有三个名字让所有江湖好汉闻之色变,那就是天灭,幽夜和绝杀。相传,他们三人皆是暗无道的爱徒,任何一个都是绝世高手,其中绝杀最甚。据说,他是绝神炼中最好的杀手,亦是当今武林最年轻武功最高的杀手,见到他的只有一种人,那就是死人。所有关于他的一切,唯一为世人所知的,便是他每次杀死一个人都会在现场留下两个字:绝杀。“绝杀”迅速成了死亡讯号,又有“阎王的请柬”之称。连德高望重,武功卓绝的老前辈们听到这两个字都会发抖。江湖顿时人心惶惶,每个人都猜测着,绝杀的下一个目标会不会是自己。

棠汶天这次送信给金百万,最主要的就是告诉他,绝杀准备刺杀他。

听完那段惊心动魄的历史,棠漠枫虽然有点担忧,毕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他微微一笑:“原来老爹让我和龙三叔来送信,其实是想让我们给金二叔做帮手啊。哼,不就是个小小杀手嘛,咱们爷仨就让他有来无回,也算是为武林除害啦。哈哈。”

金百万和龙傲听了棠漠枫的话,相视一笑,好狂的小子,倒也颇有大将之风。

这一夜,众人均已睡下。打过三更之后,一个白影飘进了金府高墙,一晃便到了后院,最终在金百万门前停了下来。只见他轻轻推开门,脚步微移,瞬间就到了床前,只见他举起一把雪白半透明的弧形匕首,狠狠地向床上那人的心脏处刺去。这匕首名为碧影,乃是绝神炼中当之不愧的宝器,触手冰凉,通体晶莹,毫无瑕疵,削铁如泥。

绝杀将匕首刺进被子,立刻就感觉到手感不对,扯开被子,果然发现床上没人,愤愤地想,自己闯荡江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杀死武林高手无数,何时受到过此等侮辱。正在绝杀气急之时,只听身后一声冷笑:“哈哈,早知道你会来,我等已恭候多时了。”

绝杀警觉地转过身来,见三个黑影堵在门口,已知是被人算计了。但刚刚那声音,听起来不过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小子,鼎鼎大名的绝杀又岂会放在眼里,他哼了一声,便窜出窗外。棠漠枫金百万和龙傲三人也马上冲出房门。

借着月光,他们也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终极杀手:绝杀的墨发如丝绸般轻盈飘洒,他的眼睛皓洁却又幽深,宛若深潭,让人不寒而栗,弯如新月的睫毛令那双“深潭”更加犀利。以致当棠漠枫望向那双摄魄的“秋水”时,不禁后退一步,心莫名其妙地狂乱起来,他的脸也忽然有了升温的感觉。这时,棠漠枫似乎看到绝杀笑了一下,尽管他面罩白纱。绝杀着一袭白衣,整个人凭借气功飘浮在空中,胜似鬼魅。棠漠枫却觉得这个冷酷至极的杀手十分惊艳,甚至还欲将他比作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绝杀亦想不到,他这个杀人如麻的冷血杀手已然瞬间点亮了棠漠枫的心。

金百万忽然大笑起来:“原来当今武林第一杀手竟是个黄毛丫头。”

直至此时,棠漠枫方才注意到绝杀的发式及衣着的确是女子装扮。

绝杀淡淡地说:“一直以来见过我的只有一种人,那就是死人。”她的声音虚无缥缈,却十分清晰地传到了棠漠枫等人的耳中。尽管这句话不带任何语气,仍是让他们三人感到了被千年冰封的寒冷。

“哼,年纪不大口气不小。看招!”龙傲话音未落,便挥剑刺向绝杀。

绝杀并没有摆出接招的架式,只是眼中充满不屑地瞟着龙傲。直到龙傲的剑离喉半寸时,她才将手中的匕首碧影横在颈前,龙傲的剑尖就抵在了碧影的壁上。龙傲大吃一惊,想他虽不是一等一的高手,功力却也不弱,而绝杀竟稳稳地接住了自己全力一击而未后退半分,且面色平静。金百万也愣住了,龙傲这一剑,要是换了别人,就算勉强接住,也会后退至少半丈。再看到黑暗中宛若皓月的匕首,金百万和龙傲不禁惊呼:“碧影!”他们仍然记得当年正邪大战时,暗无道就是凭借这柄碧影连断七柄宝剑和三口宝刀而突出重围。棠汶天若没有绝天剑,那场大战谁胜谁负也未可知。

这一刻,他们都感到脊背发凉。绝杀并不多言,在金百万和龙傲惊呼之时,已经抬起左手向龙傲的死穴点去,这一招看似轻柔,速度却极快。眼看龙傲命悬一线,金百万迅速从绝杀的右侧袭来。绝杀并没有转头,余光早已瞥见。她右手发力,龙傲的剑和碧影便分开了,龙傲也借力顺势向后退去。绝杀向后轻移一步,躲开金百万一击,脚下一用力竟尾随金百万而去。眼看金百万就要被碧影刺中,龙傲正在向后飞退,根本不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出手阻拦。而棠漠枫尚在龙傲身后几尺处,即使他努力向金百万跑去,仍显得有些来不及。绝杀的眼中杀意肆虐,匕首碧影就在眼前,在这生死关头,金百万意外地爆发出了强大的潜力。只见他在急速行进中,硬是凭借腰力将身体扭向一边,这样,便偏离了原来的轨迹,也躲过了绝杀的匕首。

绝杀本以为金百万必死无疑,此时见他侥幸逃脱,纵横杀场多年,绝杀早就冰冷地仿佛没有了情绪一般,因此她倒不在意没有一击即中,反而马上就想好了下一步该怎么做。然而,就在这时,当金百万从她面前闪开,她原本应该顺着惯性落脚的地方,不知何时竟有一个小男孩站在了那里。纵使杀人无数的她,看到越来越近的睁大了双眼的小男孩,也不由得心中一紧,于是,她也硬生生地扭转了身体,落在了另外一边。

当棠漠枫龙傲看到金百万躲过匕首时,暗暗松了一口气,下一秒却又看到楚轩然出现在匕首下,不禁浑身战栗。金百万更是懊悔,恨自己不该闪开,一时体内血液翻腾,再加上之前为了保命,强行扭转身体,这使得他抑制不住吐出一口鲜血,心中却嘶吼着:轩然!之后,三人又看到绝杀竟然没有借机杀死楚轩然,这让他们既庆幸又不解。

此时,龙傲和金百万也已落在了地面上。棠漠枫连忙扶住龙傲,相视无语。绝杀也不多话,再次挥起匕首碧影冲向金百万,仿佛楚轩然不存在一般。棠漠枫和龙傲也立刻参战,虽然棠漠枫等在人数上占了上风,但绝杀的武功太过高强,四个人竟一时难解难分。如此生死攸关之时,谁也不敢掉以轻心。过了一柱香时间,龙傲求胜心切,情急之下露出了破绽。绝杀漂亮地旋转半圈,将匕首碧影横砍至龙傲的漏洞,金百万忙用手中宝剑挡在她和龙傲之间,这一下,金百万也完全暴露了。绝杀砍向龙傲的只是虚招,此时她左手连发两掌,分别打在了龙傲和金百万身上。

从一开始,绝杀就没有将棠漠枫放在眼里,此时龙傲和金百万又尽皆中她一掌,她以为金百万的项上人头已是囊中之物,不觉有点得意忘形,这恰好给了棠漠枫乘虚而入的机会。棠漠枫毫不犹豫,立刻飞身而来。绝杀收掌时感到身后冷风忽起,待到转身时已然来不及。棠漠枫用尽全力一掌打在了绝杀的左肩上。绝杀眼中满是惊讶和怒火,身体被掌力推得向后飞去,白色的轻纱衣裙随风飘摆,露出了玉脂般的手臂。

棠漠枫忽然眼前一亮,那条手链,那条载满愧疚决心思念和坚韧的手链,如今居然出现在绝杀的手腕上。绝杀之前为不伤楚轩然而强行扭转身体时已经受了内伤,此时又被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击中,心中颇为恼火,她抑制不住吐出一口鲜血,身体也有些摇摇欲坠了。棠漠枫此时暗怪自己出手太重,甚至想冲过去搀扶她,然后告诉她,十年来自己是多么地思念她。

绝杀怒视着棠漠枫,她转身飞出墙外,只留下一句话:“此仇必报。”她的声音还是那么平静,棠漠枫却感到隐隐地忧伤,淡淡地痛。

天已泛白,楚轩然的脸色虽因惊吓而有些苍白,但他并无异样,小小年纪却让人觉得久经风浪,其过人之处可见一斑。金百万和龙傲伤得不轻,都已经各自休息了。休息之前,他们都没忘了安慰楚轩然,和夸赞棠漠枫竟能击退绝杀,真是青出于蓝。

棠漠枫来到刚刚的战场,绝杀那充满怒火的眼神让他心惊。他拿出一直带在身边的那条精致的用麻草编织的手链,十年前的往事犹在昨天,记忆中可爱的小女孩依然那么生动。分离十年,她一直活在他的心里,一刻也不曾离开。他无法接受当年那个纯真的小女孩会变成如今杀人嗜血的疯子。这十年,她,到底怎么过的?

绝杀伤得并不算太重,她来到一片林中,仍然对棠漠枫的那一掌耿耿于怀。

“你还好吧?”天灭关切地问。

绝杀看着这个比自己年长两岁的师兄,一些往事也重回她的眼前:想着自己八岁那一年,被一群黑衣人掳进绝神炼,十年来一直多亏他的照顾,否则自己也许根本活不到今天。想到这些,她语气平缓地说:“没事。”

“哼,你当然没事了。咱们绝杀啊,那可是师父最疼爱的弟子呢。一次任务失败,师父不会放在心上的。是不是啊,师妹?”

绝杀不用看也知道来人是幽夜。十年了,幽夜一直与她为敌,两个绝世美女谁也瞧不上谁。果然,一个一袭黑纱裹身,两眼脉脉含情,走起路来轻摇腰肢的女子,从天灭身后不远处缓缓走来。她的声音亦如虚幻,却不似绝杀那般清澈,反而让空气之中多了一股媚惑之气。

天灭皱了皱眉,想来幽夜必是跟踪自己至此,不禁后悔自己太急于见到绝杀,而疏忽大意了,于是很不悦地说:“这么晚你来这做什么?”

“难道就只有大师兄你才可以这么晚出来么?”说着,幽夜似笑非笑地看向天灭,声音和眼神都充满暧昧,又接着说:“我这个做师姐的关心一下小师妹,难道大师兄不准么?”

天灭甩开幽夜搭在自己肩上的手,闪身到一边,满脸厌恶,不再看幽夜也不再说话。

绝杀最看不惯幽夜每次执行任务时,都如此轻浮,且其手段卑劣地令人作呕。此时,听见幽夜那发嗲的声音,她真恨不得上前甩幽夜几个耳光,再踹上几脚。她强压怒火,尽量平静地说:“不劳师兄师姐费心,我定不负师父厚望。”说完,绝杀迅速消失在了树林之中,身后只留下幽夜幸灾乐祸的笑和天灭担忧心疼的眼神。

第二天一早,棠漠枫到药铺给龙傲和金百万抓药,途中却主演了一场英雄救美的好戏。

棠漠枫一路上都在想着昨夜的矛盾问题,迷糊中被一阵叫喊声惊醒:“臭丫头,连我们绝神炼都敢得罪,活够了不成。”一听到“绝神炼”三个字,他忙循声望去,只见前方不远处,一群强壮大汉正围着一个少女。这一看不要紧,棠漠枫只觉得晴天霹雳,惊叹世间竟有如此佳丽,真是七魂去了四魂半,岂止一句“我死也”。

眼看那少女已经手忙脚乱,棠漠枫也算是个小小侠士,路见不平一声吼的道理岂会不懂。他也不多想,直接一个空翻跳进人群,稳稳落在了少女身边,小声说一句:“我来帮你。”少女瞟了他一眼,眼中含笑,也不言语。棠漠枫三下五除二就打得那帮乌合之众落荒而逃了。少女见危机解除,对着棠漠枫一抱拳:“小女子樱洛,多谢大侠出手相助。”

这可真是天籁之音,一声“大侠”简直让棠漠枫飘飘然了,他傻笑着:“举手之劳何足挂齿。樱洛,好名字。在下棠漠枫,请多指教。”

原来樱洛是个孤儿,被一个跑江湖的艺人收养,因此也学得一些花拳绣腿,后来这个好心艺人不知怎么得罪了绝神炼而被杀害,这个仇樱洛自然不能不报,凭借小聪明和一点运气,她竟然杀了绝神炼的几个小头目,结果却遭到绝神炼追杀。

见她身世堪怜,又人地生疏,棠漠枫便邀请樱洛到金府去住,樱洛也不推辞,欣然前往。一路上两个年轻人有说有笑,很快就回到了金府。龙傲和金百万没想到棠漠枫不只带回了疗伤的药,还带回个少女,相视一笑。金百万更是直接大声道:“我看你小子也算老实厚道,坦白交代,如此清丽脱俗的小丫头你是怎么拐回来的?”

“什么叫拐啊,我见樱洛她被人欺负就出手相助,她在这也没什么亲人,大家都是江湖儿女,当然要仗义相帮啊。”

“出手相助?哦,这么说你小子是英雄救美了?哈哈。”

“金二叔!”棠漠枫说不过金百万,只好将求救的眼神投向龙傲。

“嗯,枫儿艳福不浅啊。”龙傲却故意避开棠漠枫的眼神,装作打量樱洛。

“你们,你们,”棠漠枫一时气急居然有些结巴了,“哼,为老不尊!”他正发愁怎么解释清楚,发现站在一边的樱洛早就笑得两眼泪花闪闪了。

金百万忽然拉了拉龙傲,低头耳语:“三弟,你看这个樱洛是不是有点眼熟啊?”

龙傲这才仔细端详了一下樱洛,惊道:“很像芷音。”再一询问樱洛的年龄,十八岁,不禁叹道:“如果我的女儿还活着,也该是这个年龄了。”自此,龙傲对樱洛更加好,真是把她当成了亲生女儿一样,金百万亦很喜欢樱洛直爽的性格。棠漠枫和樱洛的出现,让原本冷清的金府一下子热闹了许多。不过,楚轩然仍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棠漠枫的心里一直对十年前的小女孩念念不忘,但此时,他发觉在樱洛的身上有一种东西深深地吸引着他,虽然他并不知道那是什么。樱洛的确是那种让人一看就大骂上天不公的人,但是,一个人真的是如此完美么。

想要在线全章节阅读《绝天剑史录》,请点击>>>绝天剑史录小说免弹窗全文在线阅读

下载客户端畅爽阅读: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全文阅读二维码,直接长按扫描阅读哦!

图书相关信息

本文导读内容摘录自:奇热小说

绝天剑史录

绝天剑史录

类型:小说阅读

视频攻略

本类一周热点

图文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