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纵天下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更新时间:2018-09-27 04:10:41| 来源:本站整理| 小编:yshpass| 0人看过| 已有[0]人评论

剑纵天下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剑纵天下》是峰渔所书写的小说。主要讲述了龙翔大陆,宗门万千,强者林立,各种武学奇才竞相争艳……在这个武者为尊、强者云集的大陆,剑客却像是一把生锈的钝器,慢慢腐朽,逐渐退出历史的舞台。修炼界第一剑修凌晨,携诸神剑法之锋芒,降临异界。热血激烈的对决,绝世天才的碰撞,剑修一脉重现光辉,掀开历史最辉煌的一页。岁月积淀,永垂不朽不过是一瞬间。在洪荒的时代里,剑,劈开了一个新的时代。

剑纵天下试读:

契子

地球。

嘉庆元年。

这是被冷兵器统治的年代。

战火纷飞、硝烟不断、国家动乱、百姓疾苦、强盗横行……即便是远离繁华的世外桃源,也会被殃及鱼池,遭受鲜血的洗礼。

夕阳夕下,白云被染成血色,散发着森森的寒意。

山间小路上,老老少少一共两百多人,他们被一群山贼押送回城,后面不停传来山贼的催促声:“磨蹭什么,快点走。”

一个人花甲老人发出沉重而急促的喘息声,手脚抽搐,脸色发白,被后面的人这么一挤,身子顿时没了平衡,朝一边倒去。

村民们瞬间散了开来,眼睛里除了同情,唯有对山贼的畏惧。

“妈的。”一个身材瘦小,长着一双鼠目的男人大步走了上来,用力踹了老人两脚,哼道:“没用的东西,死吧!”

说罢,鼠目男手中带血的大刀,奋力朝老人身上无情斩去。

嗤!

鲜血四溅,人首分离,鼠目男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他一脚踢飞老人的头颅,鲜血在空中喷洒,冰冷的寒意无形的向四周席卷、扩散,村民们打了一个激灵,恐惧油然而生。

“小雅,别看。”少年凌晨把小雅搂在怀里,用手蒙住她的眼睛,等对方把老人的尸体清理掉后才放下手来,但地面残留下来的鲜血却那般醒目,夕阳的余辉洒在上面,格外耀眼。

小雅怔怔的看着地面残留的血渍,脸色发白,紧咬嘴唇,柔弱的肩膀一抖,眼前一片黑暗,全身冰凉僵硬。

突然,小雅的手被一双略带暖意的小手握在手里,耳边传来温柔的声音:“别怕,有我在,不是吗?”

小雅看着那双清澈如水、充满童真的眼神呆了一会儿,心里恐惧似乎淡了不少,脸上露出属于孩童的天真与幻想,心想道:“我不怕,他会保护我的。”

在这个战乱纷飞,国家法制无用的时代,生死仅是片刻间。

两个时辰前,这个村子的人还过着安详十足,不被外人打扰的世外桃源生活,却在一夕之间沦为强盗们的奴隶。

凌晨乃猎户出身,他的父亲为了保护他,被强盗无情杀害。小雅与凌晨是很要好的玩伴,再加上心里有些喜欢前者,因此,小男人的性格很快体现出来,成了小雅最大的依靠,刚刚失去父母的她也暂时不那么害怕了。

不过,只要一去猜想后面的命运,两人还是忍不住恐惧起来,只能尽量回避那个问题,哪怕是短暂的安全也是好的。

就这样,在这种忐忑不安的情况下,凌晨与小雅随着队伍来到山贼老窝。

这是一个峡谷,中间是露天广场,长宽百米开外,就像是一座大山被人从中间劈开一样,两边群山连绵,树木葱翠。

峡谷呈三角形状,越往前走,两边间距越是狭窄。

没走多久,前方的路,突然被一个山寨拦下。

山寨前,站着一群人。

为首的大汉身高两米,目光凶横,肌肉发达,全身散发着一股杀伐之气。

“虎老大,这一次一共带回来两百多人。不过,有一个兄弟不小心挂掉了。”刚刚杀人的鼠目男面向大汉,低头哈腰的说道。

大汉扫了一圈,淡淡的说道:“老规矩。”

“是!”鼠目男把手一挥,好几箱武器被人抬了出来,他面向众人说道:“我们虎老大仁慈宽厚,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只是,在你们这些人当中,只有一个能够活下来并且加入我们山寨。嘿嘿,要想活命的,那就拿起武器杀吧,我们山寨从来不收留弱者。”

村民们面面相觑,沉默了片刻后,陆陆续续从箱子里挑选了武器。

凌晨、小雅紧紧依偎在一起,脸色发白,紧咬嘴唇。

“怎么办?”

两人年仅十二三岁,从来就没遇到过这种场面,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众人踌躇不安,在一阵低声窃语后,所有村民都挑选了合适自己武器,唯有凌晨与小雅愣在原地不知所以。

鼠目男盯了两人一眼,身子同时一抖,竟被吓得连路都走不动了。

“开始吧!”

领头大汉一声令下,村民们紧握手中武器,骨节咯咯作响,却一直没有动手。大家乡里乡亲,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一起生活了数十年,感情极其深厚,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如何下得了手?

见村民们久久不动手,领头的看了鼠目男一眼。

“是。”

鼠目男心领神会,把手一招,他与七八个强盗纵身冲入人群,如鱼得水般四处流窜,手起刀落,尸体成片倒下。

惨叫声、求饶声、惊恐的尖叫声……

“杀,我杀。”终于,有村民忍不住精神崩溃,怒吼一声,朝身边的村民挥舞手中长刀。

有第一个出现,第二个跟着出现,接着是第三个……

“杀,杀,杀。”

村民们仿佛是着魔一般,眼睛血红,挥动手中的利器,当起了收割性命的死神。

凌晨与小雅紧紧抱成一团,但很快就被其他村民盯上。

一个身材矮胖的村民,手拿长满尖刺的铁锤,欣喜万分的向凌晨这边跑来,仿佛是看到了生命的曙光一样,嘴里兴奋的喊着:“死吧,死吧,都死吧!”

嗤!

一把尖锐的长刀从后背穿体而过,露出后面那张丧心病狂,发丝狂舞,略显病态的苍白脸庞,他双手举着长刀,哈哈狂笑着冲向凌晨这边。

推开小雅,凌晨站起身来,捡起身边掉落的长枪。

从小与父亲相依为命,作为猎户出身的凌晨,靠山吃山,身手不凡。

老虎、豹子、灰熊……

这种凶恶猛兽,凌晨与父亲猎杀过不少,久而久之,他身手格外敏捷,一般成年人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见对方冲了过来,凌晨目光一凝,洞察先机,对方破绽百出。可稚嫩的脸庞痛苦不堪,纠结万分,终于在对方近身的刹那,本能的一枪刺出。

嗤!

长枪入体,刺破心脏。

哐当!

长刀落地,声音清脆。

凌晨陷入无边的黑暗世界,第一次杀人的怪异感觉,仿佛是让他陷入了泥潭,无法自拔,越挣扎陷得越深。

杀人,杀野兽,这是天差地别的感受。

见对方倒下,凌晨并没有因为赢了对方活下来而感到有一丁点的高兴,反而思维呆滞,身体冰凉,四肢僵硬。

后方。

一双空洞并且迷离的眼眸注视着凌晨,脸色苍白如纸,毫无血色,稚嫩的脸色渐渐浮现出一种疯狂,更多的却是对生的渴望。

杀戮继续着……

村民为了求得一线生机,终于不顾往日亲情、友情而临阵倒戈。

不过,还是有许多有识之士,他们快速组成一个集体,拿着强盗们赐予的武器奋不顾身的冲向强盗,拼死一战。

一时间,喊杀声,冲杀声冲入云霄,上演着一幕惨烈的画卷

尸体一个接着一个倒下,村民人数锐减,到最后,只剩下那些胆小的村民自相残杀。

夕阳坠落,天色寂静,杀气纵横。

血色的天地如同一幅画卷,仿佛随时会滴出血来。

凌晨紧闭双眼,身处血泊,一身粗布长衫破碎不堪,一块一块的如同布条般挂在身上。

一柄柄带血的武器插在泥土沙石中,迎风而立,浓郁的血腥味在空气中飘荡

数百村民,仅剩凌晨小雅两人。

这其中有运气成分,也有好心村民天性善良,不顾自身安危用生命来保护两个小孩的缘故。

小雅躲在凌晨后面,她紧紧咬住嘴唇,右手握着一柄匕首,尖锐的刀锋闪着森森寒光。

“小雅,别怕,有我呢!”稚嫩的少年面色坚毅,身上伤痕无数,血水浸染,流淌,双腿微颤,似是体力不支。

后面的少女“嗯”了一声,好听的声音传入凌晨耳朵:“我不怕。”

“好。”少年深吸了口,朝前面那些强盗吼道:“只要有我在,绝对不允许你们伤害小雅,绝不。”

声音坚决,果断,天不怕地不怕。

哪怕是死亡。

大汉眉头微微皱起。

闪电横空出现,天空像是玻璃被劈成无数碎片。

突兀的,凌晨感觉后背一凉,冰冷的铁器刺入体内。

那一刻,凌晨脑子里一片混乱,嗡嗡作响,好似有擂鼓在耳边敲动。

凌晨一点一点转过身去。

云层中的雷电,轰隆作响,银龙咆哮般,将整个夜空彻底照亮。

他看到的,是一张狰狞,扭曲,没有人样,仿佛女恶魔般的面孔。

“为什么?”凌晨虚弱的问道。

“哈哈。”小雅疯狂的尖叫道:“我要活着,我不能死,绝不。”

年幼的小雅,终究抵不过求生的欲望,最终被死亡的恐惧所改变。

一抹雪白的刀光,横空出现,照亮这片天地,一闪而逝。

出手的人……

是强盗首领。

小雅忽然感觉脖颈隐隐作痛,举手一摸,发现有微热的液体溢出。眼珠在那一刻瞪得大大的,把手凑到眼前一看,才知道这是从自己血管里流出的鲜血。

她一只手捂住脖颈,一只手向凌晨虚抓,眼珠暴突,仿佛随时可能从眼眶里跳出来,沙哑得细不可闻的声音从他嘴里传出:“凌晨,救,救我。”

最终,小雅失去生命气息,心有不甘的“扑通”一声倒在血泊中。

凌晨也眼前一黑,摔倒在地,面向小雅。

后者瞪大眼珠盯着前者,死不瞑目。

“这小子身手灵活,性格沉稳,智慧过人,有一股子偏执劲头,我很喜欢。”强盗首领轻声宣布道:“从今日起,这小子就是我们山寨中的一员,赶紧带下去疗伤,要用最好的药留住他的性命。”

从那天起,十三岁的凌晨为了活下去,为了等候时机报仇,事与愿违的成了山寨的一份子。

山寨的老大人称翻天虎,手下人尊称虎老大,据说是一名刀法精湛的后天巅峰武者,纵横江湖数十载,战斗经验丰富,方圆百里没有敌手。

兜兜转转,时过境迁,转眼便是十年强盗生涯过去。

在过去的这十年来,受到环境的渲染,凌晨的性格一点一点发生改变。

直到现在,凌晨还清楚记得,第一次跟着队伍出去抢劫杀人的场景。

那是一个天刚蒙蒙亮的早晨,翻天虎很是看重凌晨,所以,亲自带领手下洗劫村庄。

在翻天虎的督促下,凌晨亲手斩杀了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老人苦苦哀求,祈求的目光仿佛是雕刻一般,一生一世刻在他的脑海,一辈子挥之不去,无法摆脱。

回去的时候,凌晨精神恍惚,几次摔下马来。

自此,凌晨连续一月没有睡着过,仿佛是身处地狱油锅,内心备受煎熬。

第二个月,翻天虎命令凌晨,斩杀一位与他年纪相仿的少年。

第三个月……

第四个月……

一年后的某一天,凌晨无意间得到一本剑法——《诸神剑法》。

从此,凌晨便踏上了剑修之路,过程艰辛,曲折不断,但终究是过来了。

夜里,凌晨长长辗转反侧,彻夜难眠,总是无法控制的想起过去种种,他很想找人倾诉,想找人谈论自己的过去,可陪伴着他的只有身边的三尺青锋而已。

凌晨渐渐冰封自己,与世隔绝,拒绝他人,以此来保护自己。他的内心终于变得坚若磐石,无所动摇,越来越冷。

一转眼,十年匆匆而过。

凌晨一点一点强大起来,《诸神剑法》修有所成,实力直逼翻天虎,逐渐有了跟他的叫板的实力。

剑修,让凌晨强大,也让他一点点找到属于自己的自由。

余后三年,凌晨专注剑修,不问世事,修为突飞猛进,终于苦尽甘来,踏入无数人羡慕渴望的先天大成境界,并且还领悟《诛神剑法》威力绝伦的第三招————太上惊云。

不久后,翻天虎死在凌晨剑下。

山寨瓦解,走的走,散的散。

最后看了一眼山寨,凌晨一把大火烧了山寨,同时也烧毁了十几年来犹如地狱般的过去。

黑夜如水,寂寥无声,天空宛如一幅画卷。

月色下。

凌晨盘腿坐在一块巨石上,陪伴多年的宝剑插入地面,迎风而立,如同至交好友一生陪伴身边。

零碎的记忆再一次涌现心头,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那被大火照成的金色殿堂,不时还有“噼里啪啦”在耳边飘荡,就像烟花爆竹炸响,声音惊得人发慌。大火像洪流,在火海中滚动、流窜,仿佛置身于洪流之中,脸庞有忍受的炽热感。

翻天虎可以说是凌晨一生的魔障,但最终还是被凌晨成功击毙,完成了少年时期的夙愿。

可是,杀了翻天虎之后,凌晨心里空空落落的,仿佛是失去了什么一样。

从小就以击杀翻天虎为目标的他,完成了心中的目标后,凌晨如同每家的孩子四处飘流,过着流浪者的生活。

半年后,凌晨认识了除翻天虎其他以外的修炼者,得知了很多关于修炼方面的知识。

剑仙!

这是一个具有梦幻色彩的词语,它再一次让凌晨找到了生命的动力,活下去的希望,从此一心求真问道,寻求剑道真谛。

心中无比神往,那一剑动山河的超凡剑技,梦寐以求有一天能够一剑破碎虚空,飞升仙界,傲视苍穹。

时光如水流逝,转眼又过了两年。

凌晨修为达先天顶峰,真气外放,指发剑气,身形一纵至少百米,飞檐走壁,杀人取物如探囊取物。却还是没能突破先天顶峰的瓶颈,故此,他走遍大江南北,踏遍五湖四海,拜访各路高手,试图以战斗来激发自身潜能从而突破瓶颈。

原地等了许久,凌晨抬头看向天上孤悬的圆月,心中多少有些孤寂,随后又把目光凝向迎风而立的长剑上面,嘴角浮起似有似无的笑意:“这么多年来,陪伴我的,始终只有你一个。”

“凌晨小友,让你久等了。”突然,一道浑厚的轻喝,宛如惊雷般,从千米之外的虚空传来。紧跟着,一个仙风道骨的七旬老人脚踩虚空,转瞬间跨越数百米的空间,轻盈的降落在凌晨身前。

“前辈。”凌晨站起身来,跳下巨石,向端木离行了一礼,仔细端详着这位老人,由心敬重的说道:“您是古武界公认的第一前辈高手,一身武学炉火纯青,刚柔并济,今日能够得到前辈指点,胜过在下闭门造车十载,实感荣幸万分。”

端木离轻轻摇头,笑道说起凌晨往事:“凌晨,25岁未到,却依靠一身精湛剑术挑战泰山北斗、无数成名高手无一败绩,被古武界联合誉名为当代修炼第一人。”

说到这儿,端木离面容一柄,认真道:“你现所学已达到武学巅峰,你想依靠战斗突破自身瓶颈却是不大可能,如果你我一战能够助你突破瓶颈,老夫理当助你一臂之力,可……”

“前辈,此言差矣。”凌晨右手五指伸展开来,吸力滋生,长剑被吸附手中,他盯着手中长剑说道:“近些年来,我走遍四海,听闻不少大能异事。相传,武者极致,能飞天遁地,起死回生,踏破虚空。剑者更能以意御剑,剑随心动,剑指苍穹,天地失色。我这等皮毛剑术,恐怕还未能入门,却被称之为武学巅峰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端木离眉头微微皱起。

半晌。

他开口道:“凌晨,你知道我们所修武学从何而来吗?”

从何而来?

这个问题……

凌晨从未想过,微微思考片刻,言道:“必然是人创造出来的。”

“你说得没错。”端木离压低语气,又道:“的确是无数先辈呕心沥血,历经数千年不断积淀、蜕变而来的,可是这些修炼武学却不是这片大陆的产物。”

凌晨身子一震,不是这片大陆的产物?

难道还是从外星来的不成?

顿了顿,端木离继续说道:“谣传,千年前,一位其他界面武者破碎虚空,因虚空乱流来到地球,他见这片大陆所修武学落后不堪,特此将记忆里的武学通通用文字记录下来留给你我先辈。经过千余年发展,地球武学不断蜕变,不断衍变,终于到了百家争艳的巅峰,可是……”

凌晨头一次听说这种稀奇之事,万分好奇,静候下文。

深吸了口气,端木离摇头苦笑:“千百年来,普通人只知道修炼者只有后天、先天之分,却不知道先天仅仅只是初入武道,刚刚起步而已。”

凌晨疑惑问道:“先天之上呢?”

“没有人知道。”端木离言语中有些惆怅,又有些不甘:“因为没人能够突破先天这层障碍。”

“这……”凌晨默然,又问:“这是为何?”

“灵气。”端木离深深吁了口气,如释重负般:“因为地球灵气稀薄,凌晨,你还没感觉出来吗?先天武者能够吸收天地间的灵气强化淬炼身体,突破人类极限,可你不觉得灵气之中的杂质太多不纯吗?”

对此,凌晨深有感触,一年前他便能够吸收灵气,只是吸收到体内的灵气污浊之气太多,对身体有害无益,此后便从不吸收。

这些年来,凌晨一直依靠《诛神剑法》上面所述修炼,很少过问世事,这般奇闻还是第一次听见,心中多少有些震动。

知道这些后,凌晨心中一阵迷茫,先天是武者顶峰,自己的存在有何意义?

“那就没有一点办法了吗?”凌晨追问,心有不甘。

“有。”端木离再次苦笑:“除非你我能够破碎虚空,横渡空间,穿越到另外一个灵气充盈的界面,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横渡空间?破碎虚空?”凌晨心里一沉,被一股深深的绝望与失望笼罩,破碎虚空、横渡空间此乃传言所记叙,传说终究是传说。千余年来,人类也仅仅只达到真气外放,寿命延长数百而已,那种大能也只是说说罢了。

沉默了片刻,凌晨感谢道:“多谢前辈今日赐教,凌晨告辞。”

“请!”看着凌晨渐行渐远的背影,端木离叹了口气,也转身离开了。

漆黑深邃的夜空,明月孤悬,孤单寂寥。

孤峰山脚,凌晨矗立天地。

一轮弯月,一条人影,如此孤寂。

“灵气?”凌晨喃喃自语:“我凌晨今生别无所求,一心向道,只想追寻剑之极尽,奈何地球灵气稀薄匮乏。花虫鸟兽虽无感情,它却有活着的理由,可我呢?我要以什么理由来活着?”

“那是?”

凌晨瞳孔急速收缩,如见鬼一般,目瞪口呆,口不能言,身不能动。

千米高空之上,女子白衣胜雪,脚踏虚空,身影在虚空掠过,一闪而逝。

下一刻。

竟已出现在拔地数千米的绝巅之上,娇柔的身躯在月芒的笼罩下,散发着神圣不可侵犯的光辉,白裙飘动,飘飘欲仙,犹如天宫仙子。

震撼,强烈的震撼。

凌晨目光死死的盯住那女子,目不转睛,久久说不出话来。

此乃深山老林,女子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横空虚空?

飞行?

腰佩长剑的女子是谁?

为何有这般大能?

这两个月以来,女子屡次尝试开裂虚空,返回属于她的国度,却都因为后劲不足,差那么一点。

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一连站了好几个时辰,天地寂静一片,树叶沙沙声不绝于耳,占领这片天地。

山脚下,凌晨一直注视着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子。

终于,一道炽烈的白光,突然从女子体内爆发,向四周席卷。

这片山林,这片天地,全被笼罩上一层比月光还要神秘的光辉。

女子身材俄罗,举止优雅,在身上的月光下,更显神圣高贵。

虚空出,一道裂缝横空出现。

女子眼眸一闪,仿佛有水波流动,下一刻,已然飞入虚空,消失得无影无踪。

凌晨的心在跳动,剧烈的跳动,轰隆轰隆的。

在那一刹那,他脑子里被四个字占据,“破碎虚空”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女子的修为惊世骇俗,意味着对方掌握着更加惊人的修炼武学,意味着对方更接近传说……

飞行?

神仙般的能力。

那女子?

是神仙吗?

对于这些,凌晨却来不及多想。

因为……

时间不等人。

下一秒。

凌晨身形一跃,离地十数米,如幽灵般向绝山之巅纵身而去。

嘉庆元年,某年某月,凌晨神秘消失。

从此以后,再也没人见凌晨出现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凌晨这个人慢慢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成为一段佳话被世人传唱千年。

想要在线全章节阅读《剑纵天下》,请点击>>>剑纵天下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下载客户端畅爽阅读: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全文阅读二维码,直接长按扫描阅读哦!

图书相关信息

本文导读内容摘录自:奇热小说

剑纵天下

剑纵天下

类型:小说阅读

视频攻略

本类一周热点

图文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