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途升仙龙啸记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地址

更新时间:2018-09-28 19:10:48| 来源:本站整理| 小编:yshpass| 1人看过| 已有[1]人评论

魔途升仙龙啸记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地址

魔途升仙龙啸记》是yishan0692所书写的小说。主要讲述了历千劫万险,保灵识不灭,凭通天动地魔功,公孙羽最终反抗九重金丹修雷洗礼,晋升为金丹修之境,铸成真真意义的长生不灭。亿万红芒消退,这方面积复原先前的死寂,滚滚魔云逐渐平息,仿似被公孙羽强势所震撼,极...

魔途升仙龙啸记试读:

历千劫万险,保灵识不灭,凭通天动地魔功,公孙羽最终反抗九重金丹修雷洗礼,晋升为金丹修之境,铸成真真意义的长生不灭。亿万红芒消退,这方面积复原先前的死寂,滚滚魔云逐渐平息,仿似被公孙羽强势所震撼,极为知趣的隐去凶暴。白骨祭台之巅,公孙羽昂然矗立,血色长发无风自动,面相庄严毫无情绪,他犹如化身为这方天地的主宰,一对血瞳洞察着每一寸面积。感觉着自己占满力气的武体,公孙羽无喜无忧,没有一点都没有晋级的欢喜,心如止水般沉醉在晋级后的那种意境。此刻他犹如化为天地,他便是天,他便是那地,天地万物尽在内心,明明就在祭台之巅,却恍若不存在一般,试探不到他的一丝气息。“大哥。”邹塔抬头低声呼唤,脸上涌现出惊诧之色。公孙羽慢慢低头相望,嘴角略略举起出现一丝微笑,在此期间,他占满杀戮血色的眼瞳,复原到本来的清明幽深,如天外星空,闪动着奇特的光华。一脚踏出,公孙羽已露出在邹塔身前,这样速度正是金丹修之境的呈现,只是却令邹塔下觉察的连退数步,脸上出现惧色。公孙羽先是不懂,待他探出双臂想拥抱邹塔之时,突然间见过,自己全身血红妖异,犹如刚从妖魔的血池八九来,饶是他自己也略略一惊。公孙羽哑然一笑,出现带有血迹的森森白齿,这样更令邹塔惧怕,下觉察的再次后退,并皱着眉头做恶心状。“至于吗,不就是沾点血迹吗,看把你吓得。”公孙羽金丹修力涌现,腾腾似神火,将体表妖异的血迹灼烧蒸发道。“大哥,你还是你吗?”邹塔小心谨慎的样子邻近,上下观察着公孙羽说道,特殊是瞪着公孙羽某个地点时,更是出现非常惊奇之色。随着邹塔的眼光,公孙羽往下一看,霎时脸红脖子粗,悻悻的笑了笑,而后运转金丹修力,在周身幻化出一层模糊甲胄,算是替换衣物,遮蔽自己的窘态。“我依旧是我,只只是刚才晋升到金丹修之境。”公孙羽不温不火,无喜无忧的说道。“轰~~”恍如晴天霹雳,邹塔直觉心脏停滞,经脉倒流,似看怪物般直勾勾瞪着公孙羽。“如何应该,先前你还是九级重伤之躯,这才多长时间的时辰,如何应该晋升到金丹修之境,大哥,你别开玩笑了。”邹塔话虽这样,但隐隐觉得,公孙羽不似在看玩笑。“有点事情回头再说,这里是洪荒高手祭炼所处,这样强盛的性命精气不能浪费了,今日必然要好好利用。”说话间,二人身前黑光一闪,一个一人左右的黑洞凭空露出在二人先前,隐约眼见黑洞中,一具白骨正处于盘膝打坐,那摸样似得道高僧一般。光华再闪,如高僧入定般的人形白骨被公孙羽强行拘出空间戒,露出在二人身旁。“我靠,哪个鸟人!”人形白骨正处于入定修补伤躯,忽然间觉得身外有异,霎时跳了起来,摆出一副拼命的架势。待见过公孙羽与邹塔满脸看小丑的模样,瞪着人形白骨之时,人形白骨大骂道:“我靠,本来是你们两个,我还认为那帮鸟人打进空间戒了呢,我………………”这个人形白骨是个东方鬼修,也是公孙羽与邹塔的修道朋友,因为鬼修不喜光的原因,所以这个人形白骨时常躲在公孙羽的空间戒指之中修炼。人形白骨嘎但是止,眼窝中红芒闪动,涌现出非常震惊之色,下巴磕张的老大,头颅慢慢转动,扫描这方面积。“白骨他老母呀,我他奶奶的见过的是真的吗,莫非我走到了地狱。”人形白骨满嘴脏话,重重的抽了自己俩耳刮子。“死白骨,留意分寸。”公孙羽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笑道。“二哥,是真的,只是咱们没死,不过误入到一洪荒高手祭炼的面积了。”邹塔复原安宁,摆出一副高深的模样说道。人形白骨环视附近,最后眼光定格在那白骨祭台之上,小心谨慎的样子道:“祭………祭台,全………全都由白骨头骨堆砌而成,我………我………我的妈呀~”人形白骨似是收到猛烈的打击,口语不清断断续续,更是下觉察的摸了摸自己的头颅,乐的公孙羽二人人仰马翻。“好了死白骨,此处极为神奇,天上魔云蕴含强盛生机,详细的等回头再说,你二人速速预备,我将那至强性命精华引入你们体内。”公孙羽满脸庄重说道。“真的假的?”人形白骨与邹塔一口并且惊奇道。“你们说呢!”公孙羽洒然一笑,紧接着涌现出一股至强的气息,压迫的人形白骨二人将近喘只是起来。人形白骨骨体剧颤,探出骨臂指着公孙羽惊道:“你小子,莫非………莫非晋升金丹修之境了。”公孙羽略略点头,回答人形白骨,伸手合上人形白骨大张的下巴磕,道:“此事回头细说,速速预备,接引性命精华。”人形白骨本是老滑头,闻言以后马上盘膝而坐,运转白骨心法,保持灵台空明,而邹塔亦是相似,两手托天,慢慢运转八九,预备接引血雷精华。“起。”公孙羽轻喝一声,运转金丹修力托起二人,飞到白骨祭台之巅,而后他脚踏虚空逆空而上,飞到滚滚魔云下方。“瞒天过海。”公孙羽乱发狂舞,大喝一声,双手划过几道玄奥轨迹,一片如水光幕流转,模糊中领着几丝血痕。强盛的金丹修力涌现,一股吸噬之力猛地露出,紧接着,公孙羽双手不停划动,打向虚空魔云一道光束,霎时将天上复归安宁的魔云搅动起来。魔云慢慢旋转,随着公孙羽打入的光束越转越快,最后强烈旋转成一硕大的漩涡,类似暴风云般,中央露出一空洞的风眼。“轰………轰………”两声闷响,烦闷却又看上去清脆入耳,自风眼之中,露出两道血色光柱,如先前血色金丹修雷般,从天际直冲向风眼正下方的公孙羽。血色光柱击中公孙羽,而后从其魔躯贯体而出,转变成融合的红芒,向着白骨祭台之巅,人形白骨二人落去。祭台之巅的二人,突然间觉得一股可怕气息自上空露出,紧接着变成柔亲切息,即使不懂,但却不敢分神,心户大开接引性命精华。两道血色光束转转眼落到二人身上,如涓涓细流般,从二人头顶漫入,顺着二人身躯慢慢游动,强化滋补着二人。一人一白骨根本两种感觉,邹塔直觉一道细流,从其头顶百汇进去,顺着他的奇经八脉,沿着四肢游走,不停冲击未知经脉,强化壮大已知经脉,全身舒泰之极,说不出的快意。而人形白骨没有血肉,血色光束从其头盖骨漫过,顺着他七窍进去,融入他的灵魂之火,而后顺着骨体,一遍遍的游走,滋补着他的骨体。犹如血肉重生,类似血脉跳动,在这一刻人形白骨有中血肉俱在的感觉,犹如那贯体的红芒,是他自己的血液,正顺着血脉慢慢的流动,这种感觉让他没得比的快意。高空魔云旋转,血色红芒不停生成,从风眼中激发而出,而后轰击到公孙羽体内,公孙羽再运转玄功,消去血色红芒凶暴之力,变成轻柔之束,导向人形白骨二人。这样公孙羽也不好受,他经受着血雷凶暴之力,即使金丹修级宝体,执意不改到两个时间后,也抑制不住露出疲惫之色。这种强行贯体之密法,也差不多有公孙羽如此的八九能想到,若非他会多种魔功,只怕也消失的能有这样一招。三个时间以后,公孙羽停住接引血色性命精华,慢慢下落到白骨祭台之巅,望着还在入定的二人,公孙羽的脸上洋溢出欣慰的笑意。牢牢三个时间,邹塔从七级初境,得逞晋升到八级顶峰,跨越了常人需要数年乃至数十年能力完成的一步,能够说收获甚大,要是好好炼化,再有什么契机,晋升九级不是幻想。而让公孙羽最欣慰,亦是出乎意料的是人形白骨,人形白骨即使境界没有提升,但其头颅中灵魂之火更胜,恍如天上骄阳一般,法力之精纯难以想象。同时让公孙羽始料不及的是,人形白骨白色骨体居然露出丝丝血色,一道道血痕极为显眼,遍布在人形白骨骨体而出,仿似一条条血管,流动着新鲜的血液。“经过观察可以判断出,死白骨血肉重生不是空想,真是令人等待呀!”半刻钟后,公孙羽复原如初,望着入定炼化血之精华的二人。又过了三个时间,人形白骨与邹塔先后醒来,二人皆在第一时辰找到了自己的不同,全身占满爆炸八九的力气,让他们二人说不出的跋扈,几次欲出去找西方神灵比拼。“大哥,想到怎么出去了吗?”又过几个时间,三人灰头土脸,垂头气馁,邹塔静立在虚空观察着这处面积。公孙羽久久不语,幽深的眼神扫描四方,良久后慢慢说道:“我在想,能不能把白骨祭台收到空间戒之中!”如五雷轰顶,似神山降临,公孙羽缓缓慢慢的一语,令人形白骨与邹塔如遭雷击,下巴张的老大,占满夸张的惊奇之色。这是自成一届,占满岁月的隐秘,无尽神灵枯骨,通天白骨祭台,洪荒高手遗留的血液,哪一件都令人不敢小觑,但公孙羽居然在打白骨祭台的留意。“小子,你是不是晋升金丹修,脑子被血雷劈坏了,居然口出狂言,打白骨祭台的留意!”人形白骨夸张的摸了摸公孙羽额头,故作惊奇状。“对呀大哥,这白骨祭台玄奥没得比,连九道金丹修雷轰击,更是不曾动摇一下,大哥你真的能有法子!”邹塔亦是极为惊异,观察着脚下如金字塔般的白骨祭台。公孙羽洒然一笑,没得比笃定说道:“这个世间没有什么不应该,就连你死白骨如此的存在都有,世间还有什么不应该。”公孙羽说话的并且,不忘挖苦人形白骨一番,气的人形白骨骨骼作响,在人形白骨二人的眼光下,公孙羽慢慢升空,飞到相隔祭台十丈之处。“走吧,已经他意已决,咱们就好好看戏吧。”人形白骨熟知公孙羽的脾,未不阻碍公孙羽,与邹塔御空远离祭台,抵达此处面积边缘方位。半面积,公孙羽御空而立,金丹修力幻化的甲胄模糊流转,长发飘舞,眼眸似电般犀利,紧接着一股澎湃大势激荡而出,刹那间充斥每一寸面积。气势澎湃如山似岳,金丹修气息激荡狂涌,强如人形白骨二人也抑制不住惊骇,相视一望皆出现惊叹之色。公孙羽慢慢闭上双目,如老僧入定般盘坐在虚空,双手慢慢划动,看似缓慢没得比,却有似快如闪电,一道道玄奥轨迹从他身前闪动。在人形白骨二人凝视下,只见公孙羽周身光华漫天,一道道光华五颜六色从公孙羽体内冲出,要是着重打量,定会找到那些光华为墨、红、绿、白,四种颜色。人形白骨手托下巴,吧嗒吧嗒作响道:“四色光华,四种完全不同的气息同在,试问整体天下,也差不多有公孙羽那么一个。”邹塔有点不懂,问道:“二哥,大哥这是如何一回事?”人形白骨目不转睛,手托下巴磕,一副高深强大的模样说道:“这四色光华中,墨色为魔气,绿色为法力,白色为金丹修力,也便是先前的仙元力,但这红色光华………占满杀伐嗜血之意,一点都没有不弱于魔气,想必是小羽子晋升金丹修后又产生的一种。”邹塔闻言目瞪口呆,道:“大哥居然四种气息同在!~这样,真的对得起这个称呼。”“别认为我听不到,竟敢说我是……,等我收了白骨祭台,看我怎么教训你们。”消失公孙羽开口,却闻他的声音滚滚如雷,似炸雷般在人形白骨二人脑海中响起,悻悻的他二人霎时闭口不语。虚空中,公孙羽涌现出四种完全不同的气息,四种气息交换流转,或圣洁、或八九森、或暴虐,将公孙羽映衬的类似魔神,说不出的奇特。突然间,异象生起,只见公孙羽划动的双臂骤然外张,掌心朝天做托天状,紧接着在他身前,虚空缓缓张开一口,似妖魔的眼睛慢慢张开。虚空黑洞越来越大,像一座深邃的面积门户,逐渐由水桶粗向外扩张,自此期间,公孙羽气势递增,强盛的金丹修力汹涌而出,如狂涛般充斥激荡。半刻钟后,一个直径足有一里左右的黑洞露出在公孙羽身前,黑色光华流转不止,深邃的黑洞犹如无底深渊,透发着令人心悸的可怕波动。巨大的洞口直立虚空,隐约间能见过里边模糊情景,九根石柱雄伟矗立,一口水井静静的横卧在黄沙之中,空间戒中无尽黄沙,随着洞口的扩张越发的看上去暴躁起来。“收~”公孙羽大喝一声,双手似套布袋一般,向着下方猛力拢去,紧接着空间戒打开的黑洞,化作吞噬万物的布袋,向着下方白骨祭台包笼而去。在人形白骨与邹塔没得比震惊中,之间白骨祭台煞那间被虚空黑幕遮蔽,似天上骄阳碰到日食,恍如天狗吞月一般,逐渐的没入幽深黑洞之中。金字塔状的白骨祭台,高达九百九十九丈,自上而下慢慢的没入黑影当中,直到三里平方的祭台根基,根本没入黑影之中,自此彻底不见消失,恍若从那个地方起蒸发一般。“居然这样容易,不应该吧!”人形白骨非常震惊,他没料到收取白骨祭台是这样的简单。就连邹塔也是格外不懂,终究此处为洪荒高手所祭炼,公孙羽即使已是金丹修之境,但要收取这通天般的白骨祭台,不应该这样容易简单。二人面面相觑,眼中皆是不可思议,占满了不懂,就在他二人不懂之中,异象再次升起,只见公孙羽如遭雷击,出现万分痛楚之色,在虚空中不停翻滚歪曲。“啊~~~”悲惨的叫声响彻天地,声声凄厉如遭雷击,惨烈的叫声不绝于耳,公孙羽痛苦的发挥,令人形白骨二人格外焦虑。“大哥………”邹塔急急喊道,几欲御空相助公孙羽,但都被人形白骨拦下。人形白骨灵魂波动涌现,一样也非常焦虑心切,但他隐约猜到,这种至宝级的存在,并不是这么简单,似脱缰的野马,想要驯服还需要实力,而公孙羽此刻正处于“驯服”白骨祭台。“我没事,不要过来。”找到人形白骨二人的着急,公孙羽痛苦传音,喝住他们冲动的脚步。此刻公孙羽痛苦万千,神识犹如遭到雷击,神魂受到猛烈的轰击,将近溃散离体而去,全部的任何却是源自那白骨祭台与空间戒。空间戒自认主公孙羽以来,陪伴公孙羽度过近十六年时辰,其与公孙羽的神奇相联,随着公孙羽修为的增长,也是越来越紧密,在公孙羽经过观察可以判断出,空间戒根本是自己血肉的一部分,对其有难以割舍之情。即使空间戒品阶究竟怎么,公孙羽至今不曾知晓,但他深知空间戒有很多的绝密,且其自我进化的才能,便是公孙羽绞尽脑汁也不懂的。通过十六年的进化,以及公孙羽修为的太高,空间戒已有本来是数十丈面积,进展到近百丈面积,这也不过一点罢了,更遑论魔气化尽,再现生机。空间戒面积范围只是百丈,高也只是百丈之余,而白骨祭台范围三里左右,高达九百九十九丈,以空间戒这样大小的面积,又怎么能装下白骨祭台。自白骨祭台一入空间戒后,便如白骨大山一般,伫立的空间戒之中,上达天际,下镇八方,将空间戒百丈面积刹那间撑的爆裂。空间戒与公孙羽密切相连,其内面积四分五裂,恍如苍穹崩碎,公孙羽神识惨遭雷击,神魂露出数道龟裂,金丹修级肉体更是爆发出刺目标亮光,迸发出阵阵嘎吱之声。这种猛地的剧痛,将近使公孙羽昏厥过去,若不是他刚才承受过血色金丹修雷洗礼,忍受程度是常人的数十倍,此刻早就已经神魂溃散而亡。类似有不知名伟力,从内向外扯裂公孙羽的肉体,金丹修级五脏六腑在煞那间裂痕密布,似瓷器生满了触目惊心的裂痕,悲惨的痛苦声不绝于耳。人形白骨与邹塔万分着急担心,比之公孙羽还要焦虑,二人皆用力握拳,仿若身临其境般,为公孙羽不停的祈祷。突然间,公孙羽凭空不见,自这处面积不见的无影无踪,人形白骨二人转眼清楚,公孙羽是进去到空间戒之中。“但愿他能得逞。”空间戒中,此刻如苍穹般的天空裂痕密布,可怕的裂痕触目惊心如蛛网一般,阵阵心悸的气息涌荡而出,蕴含可怕的混沌之气。下方黄沙掩盖的地表,亦是沟沟壑壑,一条条裂缝似大峡谷一般,曲折伸展触目惊心,隐约间能见过那深邃的裂缝中,暗藏极多惨白的枯骨。白骨祭台通天玄奥,九百九十九丈恍如齐天,祭台之巅根本没入崩碎的天空之中,似一座魔山如剑入直苍穹。原本范围百丈的面积,被白骨祭台撑碎,范围三里平方的祭台根基,包笼四野镇压八方,伸展没入旁边混沌面积之中。滔天的混沌气息飘荡,阵阵心悸的波动磅礴,空间戒中仿似在经历开天辟地,上演着天地初开之时的情景,公孙羽盘坐白骨祭台之巅,如一尊魔神般,好似陷入死寂当中。“轰~~~”雷鸣不知道,狂雷不停,墨色狂雷根本由魔气化成,似一道道森的毒龙,从崩裂的虚空裂缝涌出,空间戒中处处充斥着迫人的雷光。天空崩碎,地表崩裂,苍穹与大地合伙塌陷,墨色狂雷不止,白骨祭台如山似岳,亿万神灵头骨森然妖异,空间戒犹如末世地域一般,恍如一座雷光炼狱。无尽狂雷劈落而下,没入白骨祭台之中,劈到白骨祭台之巅,但有一种神奇的力气使然,万千狂雷没有一道劈中公孙羽,全都在他身旁炸响。公孙羽内心无物无我,灵台一片空明,封印自己万分的痛苦,如坐化般对周边天地的变化不闻不问。“生之极尽便是死,死之极尽便是生,生生死死,死死生生,生死回旋,回旋不熄。”类似天外魔咒,又似世间至理,公孙羽口吐雷音,滚滚来回飘荡崩碎的面积。似至理魔咒般的雷音响彻,犹如沟通天地之力,引动周身混沌之力,公孙羽身上爆发出滔天的神焰,至强的金丹修力浩荡四方。强盛的金丹修力迅猛涌现,从公孙羽体内狂涌而出,滔滔发怒犹如无穷无尽,化作一道道有形长龙,翱翔天地冲向面积裂痕。蕴含强盛发怒的有形长龙,一入面积裂痕以后,转眼融入旁边混沌魔气之中,霎时爆裂开来,化作无尽的性命精华,形成一道道丝线般,修补可怕的裂痕。公孙羽这是在以自身性命精华为引,燃烧自己的性命精华,以强盛的金丹修之力,引动原始混沌气息,修补面积大裂痕。生机一点点从公孙羽体内流逝,纵使他强盛如斯,晋升金丹修之境,体内蕴含无尽的生机,但依旧也有油尽灯枯之时。好在空间戒内残破的面积,经过公孙羽性命精华修补以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迅猛的愈合着,犹如被击散的云朵,慢慢的生成新的云雾,将裂痕合拢起来。于此并且,空间戒面积在迅猛的变化着,以白骨祭台为中心,空间戒内面积向附近扩展,恍如深海底,一道无形的圆罩,在向外扩张,拒海水于外部。此处的“海水”是空间戒原有面积外的存在,随着空间戒面积的慢慢恢复,被挤压同化成空间戒面积的一部分,越来越大,直到扩展成范围五里左右,才停住连续扩张。像是经历了亿万年之久,天地破碎再重塑,空间戒附近破裂的虚空和大地,被公孙羽的性命精华恢复完毕,即使还有很多地点,面积屏障极为薄弱,但总归是一完好的面积。仅剩一成性命精元的公孙羽,颤颤的站起,伫立在白骨祭台之巅,看着相隔祭台之巅百丈之高的天空,公孙羽惨白无血色的脸,最终洋溢中高兴的微笑。“哈哈哈哈哈………………”公孙羽仰面长笑,也不知道是失去生机过多,还是笑的太强悍,他将近无血色的武体,强烈的摇颤,差点摔倒的祭台之巅。

想要在线全章节阅读《魔途升仙龙啸记》,请点击>>>魔途升仙龙啸记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地址

下载客户端畅爽阅读: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全文阅读二维码,直接长按扫描阅读哦!

图书相关信息

本文导读内容摘录自:奇热小说

视频攻略

本类一周热点

图文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