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伤口花开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更新时间:2018-09-27 01:42:03| 来源:本站整理| 小编:yshpass| 0人看过| 已有[0]人评论

爱在伤口花开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爱在伤口花开》是樱诺所书写的小说。主要讲述了白雯晴知道自己总是有别于他们那群人,是个另类的存在。她一样有所途,可是她却没有办法有所付出,这种追求不劳而获的行为无疑就是一种欺诈,她是个骗子,行尸走肉的骗子......

爱在伤口花开试读:

吧台上的辣妹肆无忌惮的摇曳着自己的身躯,不断翻滚的霓虹灯给黑暗中渲染了迷离又幽深的色彩,每个人都沉浸在这种黑暗的世界里而渴望寻找到自己最原始的本性,来到这里的每个人都会在黑暗的掩饰下脱卸下了那刻意伪装的虚假,尽情释放白天压抑的心情。

会来迪吧的人无疑是几种,叛逆的青少年,衣冠楚楚的职场白领,内心寂寞的少妇,误入歧途的少女,他们都有所途,用不同的物质通过彼此的交换来满足自己的需求,这种物质来自于金钱抑或来自于精神上。白雯晴知道自己总是有别于他们那群人,是个另类的存在。她一样有所途,可是她却没有办法有所付出,这种追求不劳而获的行为无疑就是一种欺诈,她是个骗子,行尸走肉的骗子

扬手瞄了下手腕小巧玲珑的瑞士表,指针表现的时间是凌晨一点,知道自己今天又是一无所获的结局了,白雯晴有点惋惜遗憾的轻摇了头,然后就不加思索的拎起手提包离开了吧台的座位,她知道如果自己现在不走的话,过不了多久那些觊觎自己美色的而一直无从下手的有心人会有所作为的。

走出了酒吧,凛冽的秋风让白雯晴晕眩的神经得到了暂时的舒缓,可是寒冷让她不知觉的抱紧了自己的身躯。白雯晴苦笑的拉扯紧了单薄的披肩朝着家里走去,这一切都是自己自作自受,自己每次总是特意打扮的妖娆多姿,身上的布料少的可怜还不是为了争取在酒吧尽可能的吸引眼球,还不是把自己当做诱惑的诱饵去诱惑那些道貌岸然而内心肮脏的人,自己和他们相比又干净到哪里呢?

今晚的路灯的外罩上有着一层氤氲迷离的水雾,忽明忽暗的光晕使空洞的大街看起来有种诡异的氛围。白雯晴突然有种毛孔悚然的恐惧感,脚下的步伐的节奏也不知觉的加快,她现在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她只想早点回到家然后忘却一切的闷头大睡,即使说那个家早已称不上一个家了。

白小姐真是好兴致啊,到了这种地步还有心情去kevin这种高档次的酒吧消费,看来白小姐可能是健忘了,把我胡癞三说过的话当耳边风了。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白雯晴知道这次自己怎么也没有办法再脱身了,这些豺狼虎豹之徒好不容易逮到自己了又怎么会善罢干休,难道自己的宿命真的应该去沦落风尘而无能为力吗?白雯晴想笑可是却怎么也没有办法嘴角上扬,她不是没想过改变现状,可是她真的尽力了,这样的结局怪谁呢,怪嗜赌如命的父亲吗?还是怪上苍于生俱来的不平等?

你想怎么样呢?对于这种靠高利贷而生存吸血鬼根本不需要好言相对,越懦弱只会让他们更得寸进尺,白雯晴冷眼对着眼前的几个地皮流氓,眼睛的余光却在关注着周边的环境,她不会束手就擒的,鬼知道落在这些丧心病狂的家伙手中却有多么凄凉的下场,或许卖身还钱都能算是一个好的结局。

我们哥们几个不想怎样,只是这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父债子还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你父亲既然没能力还钱,我们当然是拿他女儿抵债了。白小姐,如果你愿意陪我玩玩几天的话,或许我会考虑不要利息的。想到白雯晴娇媚的身姿在自己臃肿的身躯下挣扎,胡癞三就感觉口水都快溢出了,自己一直在对这娘们感兴趣了,这次好不容易抓住了她的把柄,又好好的利用一下就太对不起她那个窝囊废的老爹了。

这次我父亲又欠了多少?白雯晴知道自己问了也是白问,父亲哪次欠下的债是自己力所能及还的起的,明知故问无非也只是想拖延时间好寻求脱身的机会罢了,夜深人静,一个过往的路人都没有,凭借自己的体力,一个又怎么跑得过一群男人。

不多,一百万而已,相信白小姐听了这个数字也不会惊讶的,毕竟上次十万您可是轻而易举的还完的,相信这次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难度才是。胡癞三的嗤笑在寂静的深夜里显得异常的刺耳,如果可以的话,白雯晴真想撕烂那张丑恶的嘴脸。她怎么会听不出胡癞三的冷嘲热讽,但是她实在没心思去反驳他,现在她最想的是怎么全身而退,至于这种狗嘴吐不出象牙的人说的话没有什么好计较的。

一百万是不多可是也不是什么小数目,所以我想三哥总需要给我点时间凑齐吧。白雯晴抿嘴一笑,不经意流露的风情万种让胡癞三有种犹如被灌了迷魂汤的神魂颠倒,他现在恨不得直接把佳人拥入怀里好好疼惜一番,但是他也明白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把白雯晴逼急了很可能人财两空。那白小姐的意思是?胡癞三迟疑的问道,她不会天真的以为自己会傻到放走她吧,煮熟的鸭子有时候都会飞了,更何况一个大活人,自己可不是第一次守株待兔等她了,这次好不容易她自己撞到枪口了,自己再来个无功而返就说不过去了。所以我想三哥是不是可以宽恕我几天好方便我筹钱呢?白雯晴虽然表现的一副风情万种弱不禁风的姿态,可谁又知道她内心的焦灼万千,都过去那么长的时间怎么还是连一辆车都没有经过,难道自己这次要玩大冒险和这些职业流氓比体力长跑了,白雯晴有种回天无力的感觉,也许这次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天真的小女孩胡癞三手指一挥,身后的两个马仔就会意的对白雯晴形成了一个半包围的桎梏,三个大男人对付一个女人量她插翅也难飞,很快自己就可以如愿以偿了,胡癞三阴险的思忖道,嘴角也不由自主露出猥琐狰狞的笑意。但是很快接下来的一幕让他大跌眼镜,白雯晴的高跟鞋跟右边的马仔来了个亲密无间的接触,一个横扫的绝户撩阴腿立马绝杀,左边的马仔也好不到哪里去,白雯晴的手提包拍的他无处可逃,抱头乱蹿。

脑袋直接死机,看到自己的手下终于在白雯晴的穷追猛打下有了还手的机会,胡赖三当然不会错过趁火打劫的机会,胡赖三狞笑的丢掉燃尽的烟头一步步的向白雯晴靠近,作为一个无恶不作的流氓,胡赖三才不会去理会那么不得以多欺少的江湖规矩,只有达到自己的目的才是一切,其他的都是浮云

直到手臂被一个强有力的钳制束缚的动弹不得,白雯晴才自己知道刚才的做法是多么的愚蠢,如果自己懂得见好就收说不定还有一线逃脱的机会,但是现在貌似上天不会再给她机会了,这不是谁的错,要怪只能怪自己实在太痛恨这些让自己家破人亡的家伙了,自己真的恨不得把他们千刀万剐方可解心头之恨。

想不到白小姐的身手还蛮不错的啊,只是不知道在床上的身手会怎么样呢?因为白雯晴拼命的反抗,所以胡赖三的脸上也增添了几道指甲划过的伤痕,那张本来就残缺不全的脸颊在血迹斑斑的印衬下更显得狰狞丑恶。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让胡赖三的笑容完全变了形,该死的,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个泼辣的臭娘们了,看起来一副弱不经风的身子骨竟然让自己在偷袭的前提下还吃了这么丢人现眼的亏,看来等下不在床上好好的调教一番还真对不起自己晚上肉体所承受的痛楚,看到白雯晴绰约多姿身躯在手下的束缚下摇曳,胡赖三的下半身不知觉就有了邪恶的想法了,如果自己放过这等天生尤物那不就暴殄天物吗?

我在床上的身手很多男人都见识过,但是我就担心胡老大你无福消受。对付这种社会败类,白雯晴当然是口不择言,就算抹黑自己也不在乎,白雯晴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什么还好在乎了,落在这帮人身上自己还有什么好奢望的,但是自己绝对不会让这个混蛋得逞,就算这需要用死来捍卫也一样,自己这辈子生存在肮脏的家庭,做过肮脏的事,但是自己的身体一定要像之前来到这个世界那么纯洁的离开这个世界。

无福消受吗?这个问题我们等一下很快就会知道答案了,我想白小姐应该没有没有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享受我的爱抚吧,哈哈。胡赖三手轻轻一挥,两个马仔就会意的挟持着白雯晴向他们的中巴走去,他们的老大就是变态,每次都喜欢在马路旁边玩车震门,还好是晚上,不然在白天肯定会引起公愤,到时候连什么死都不知道。

再见了,小帆,请你自己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白雯晴轻轻的闭上眼睛,牙齿慢慢的加大了对舌头的用力,也许咬舌自尽是现在自己唯一可以解脱的办法了。对于这个世界白雯晴已经彻底绝望了,但是弟弟是自己唯一割舍不了的人了,想起从小体弱多病的弟弟以后要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一个人孤独的生存,白雯晴的眼泪就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为什么老天爷会这样的无情,难道真的是天若有情天亦老吗?

你确定你们要带走她吗?我觉得你们还是征求一下我的意见比较好。在白雯晴嘴角已经溢出血的时候,一个鬼魅般的声音突兀的在耳边响起,白雯晴自然的睁开了眼眸,印入眼眶的是一位冷峻的男人,,宽大的太阳镜遮住了他一半的脸庞,但是却无法掩盖英俊刚毅的轮廓。这个男人的声音很沙哑低沉,有种让人如沐春风的感觉,可是白雯晴却觉得这是他给的错觉,这样的声音来自更接近地狱的炼狱。她突然有种想法,也许这个男人会是自己的救星,但只是一时的,因为他随时会把自己丢弃在地狱更深的一层

你小子谁啊,少管老子的事,小心今日就成了你明年的忌日。胡赖三自诩自己也算道上一个见多识广的狠角色,但是眼前的这个陌生男子却让他有种屈曲臣服的想法,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但是这个男人无形给他的压力让他觉得浑身的不舒坦,口出狂言只是为了给自己那颗忐忑不安的心吃颗安心丸,如果自己一不小心在手下的面前露出胆怯的神色,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啊。

我是谁你没有资格知道,但是我要她。他的余音刚落,白雯晴还没有完全的反应过来,自己就已经被这个陌生的男人揽在了怀里,而刚才还专横跋扈的三人组早已躺在地上鬼哭狼嚎。这一切发生的太迅速,快的连让白雯晴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英雄救美的场景就这么简单就结束了吗?白雯晴突然有种荒谬的感觉,自己刚才还准备着寻死,可是下一秒自己就获救了,老天爷在和自己开玩笑吗?

走吧,别告诉我你准备送这几位受害者去医院接受治疗?楚卓然不由分说的牵起白雯晴的手径直的朝自己的跑车走去,现在都凌晨两点了,他可没有闲情雅致的呆在这种地方和几个不入流的混混纠缠不清。

等一下,哎,我凭什么跟你走啊?直到手心被这个陌生的男人抓在了手上,白雯晴才回过神,他是救了她没错,可是她干嘛要跟着他走啊,他不会是要她学古代人来个以身相许吧,可是现在已经是21世纪了,古代人的那套戏没必要还在现代化的社会重演吧。

因为我救你是因为我要你,不然我干嘛要救你,我才没有那么无聊去救个无关紧要的路人。楚卓然一向不喜欢跟别人解释,但是这一次他却按捺着脾气对着这个小女人讲道理。很少会有人会问自己为什么,这个小女人绝对属于很少人的一个。

我知道是你救了我,你救了我,我可以跟你说谢谢,但是如果要钱的话,对不起,我没钱,你也看到了,他们就是向我讨债的人了。当然了,如果你要人的话,更对不起,本小姐我不卖。尽管自己的手被他抓的生疼,但是白雯晴丝毫还是让步的做法,开什么国际玩笑,自己宁死也不让自己的身体被玷污,跟着他走和刚才的情节有什么差别,只不过男主角会长得比刚才那个好多了而已。

那我干嘛要救你?就为了听你一声谢谢?楚卓然嗤笑着抬起白雯晴小巧的下巴,这个画着浓妆的小女人不会纯洁的认为自己只是为了当雷锋吧。说吧,你欠他们多少钱?扬手看着手腕的表,楚卓然知道在这件事耽搁太多的时间了,这个女人真实麻烦,他都有点怀疑刚才自己出手救她是不是一件划算的事了。

一百万,怎么样?白雯晴轻笑的看着眼前这个自大到不可一世的男人,她一点都不喜欢他那种未卜先知的姿态,这样的对待让她觉得有种被人玩弄于手心的感觉,他想玩,她不会介意陪着他胡闹,既然他那么自信,那就看他什么反应了。

一百万?是不是一百万就是你的身价了?我不知道是不是会物有所值,但是我不介意。楚卓然嘴角在上扬,他看得清她的不屑一顾,看得出她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但是他不介意了,她想在烈火里起舞,那他就让她明白什么叫做玩火自焚。

你确定?白雯晴虽然不喜欢这个狂妄自大的家伙,说一百万只是想让他知难而退,毕竟他还是她的救命恩人,她还没有坏到恩将仇报的地步。可是当她看到他用一百万额度的支票换取胡赖三的欠条时,她才发现事情是不是太出乎意料之外了,这样的交易之下是不是说以后他就是她新的债主了,是不是说明自己已经把自己出卖给他了?

现在呢,是不是可以跟我走了?看到她波澜不惊的脸庞出现惊愕的表情,楚卓然竟会觉得心情情不自禁的明朗了起来。虽然那诧异只是辗转即逝就恢复了冷漠的神情,但是怎么逃得过他犀利的目光。

嗯,我可以跟你走,但是我还有一个要求,你能不能再借我十万?既然自己已经没有能力去掌控自己的生命,那何不在认命之前为自己争取更多的价值。他可以毫不在乎的支付一百万,那十万对于他而言应该也只是一个数字罢了,

给我一个理由,你别告诉我你觉得自己可以值一百一十万而不是我给出的价码?这个理由是不是太牵强了。因为你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确认她会跟他走。他的心情大好所以也开起了玩笑。

既然我已经欠了你,我想你应该也不介意让我让我多欠十万。别告诉我刚才的潇洒只是为了装款爷而已。白雯晴觉得他说话的语气让她有想一巴掌拍死他的冲动,原来他是这样看待她的,可是她知道她没有权利这样做,因为他是她的新债主,而且弟弟以后的生活怎么办,她可以不在乎自己的死活,但是弟弟是她这辈子唯一在守护的人,她可以受尽委屈但是弟弟不可以,一点点也不可以、

我介意,我不是大善人,所以我不会去做亏本的生意,虽然十万我的确可以不在乎。但是我还是不会做冤大头的事。楚卓然邪恶而俊美的脸上嚼着一抹放荡不拘的浅笑,此时他的墨镜早已摘下,白雯晴才有机会看到了他的全貌,一身黑色衣着把他和黑夜完全的融为一体,浑然天成的君临天下的王者风范,美轮美奂的五官犹如大理石的精雕细琢才刻画出来的。棱角分明的线条,锐利而深邃的目光。

有没有人说你长得很好看?语音一落,白雯晴就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错误了,现在好像是在进行肉体与金钱的交易,而她竟然还有心情夸奖新债主的外貌。

好看?楚卓然眯起了阴霾的双眼,如果熟悉的人应该知道这是他大发雷霆的预先征兆,但是眼前的这个小女人似乎一点害怕的觉悟都没有,有的只是一副说错话的表情,难道她不知道好看用于形容一个男的等于在说这个男的很娘吗?

对不起,刚才是我一时的精神错乱,你可以别放在心上,我还是那个问题,你愿意多借我十万吗?白雯晴捞起了遮住眼眸的刘海来掩饰内心的慌乱,她不得不否认这个男人有种让人心慌意乱的魔力,那摄人心魂的目光总是让人无处可逃,更何况现在他一直目不转睛的用高海拔俯瞰着自己,而他似乎很享受看着自己在他的眼下无处可遁的这种措手不及。

我还是那个答案,你给我一个可以说服我的理由。楚卓然双手交叉在胸前,眼光转移到前方一望无际的黑暗里,而他的眼光刚移走,白雯晴就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的一举一动说明他是天生的掌控者,这种人永远也不会受任何的物或者人所约束,他更多的是玩弄别人于手掌之间。

我弟弟的大学学费大约还需要十万,十万可以够他完成大学的课程。在她眼里,他和她只是纯粹的债主和欠债人的关系,所以她不愿意告诉他太多对于他无关紧要的事,这是她一个人的事,和旁人无关。

你要钱不是为了你自己?为了你弟弟?对于这样的答案,楚卓然竟然会觉得有些荒谬,对于她这种流连于风花雪夜场所的人一般不都是为了所谓的物质享受而出卖自己的肉体和灵魂吗?现在她这样的答案算什么呢,另类吗?她的确让人大吃一惊,是自己的想法先入为主了吗?还是她并非自己所想象的那么肮脏?

我给出了我的理由,那你呢,你的答案是什么,如果你不愿意多给我十万,我一样不可能跟着你走,但是我欠你的钱我一定会尽可能快的还给你。白雯晴对于楚卓然刚才的迟疑的回答突然觉得厌烦,为什么每个人都是这般看贱自己的,连他也一样,虽然他不是第一个质疑自己的人,可是别人用异样的眼神看待自己的时候,自己可以坦然处之,而现在他的眼神却让自己的心有种忧伤的情愫,是自己奢求太高了吗,他是英雄救美了,可是他毕竟不是王子,自己比起灰姑娘的身价还不如,又怎么可能会遇见王子呢?

我给你十五万,但是你必须属于我。楚卓然对于白雯晴的咄咄逼人竟然可以忍受,他不知道她这样的语气为什么自己还可以心平气和的和她谈话而不是直接将她掐死。难怪自己的恻隐之心在发作吗?楚卓然自嘲的把刚才的想法抛之脑后,随手又签下了一张十五万的支票,然后递给了面无表情的白雯晴。

但是让楚卓然纳闷的是白雯晴并没有伸手接过支票,而是用冷的发寒的眼光注视着他,这样的神情似乎写满着不屑和轻蔑,又似乎暗藏着忧伤和难过。

我要的是十万,你多给了。白雯晴觉得心里有一种冰冷的痛楚在嘲笑自己的天真,为什么每个人都可以怎恶魔残酷的以为钱可以买到一切,包括眼前这个俊美到不可一世的男子。多给的五万算什么,怜悯还是施舍?

据我所知,十万根本很难可以维持一个人大学全部的费用,十五万应该是一个差不多的数字,你确定你现在还坚持吗?楚卓然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个神情桀骜的小女人,他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还有不要钱的女人,虽然她现在的穿着告诉别人她所从事的是什么职业,但是楚卓然从刚才那一刻起开始相信,她是迫不得已才放下心中的尊严的,只有走投无路的情况她才会放下她那和生命一样重要的尊严。

这是我自己的事,我要的只是十万。白雯晴狠狠的瞪着他,这是人是怎么了,自以为是就以为自己会感激他吗?事实上她比谁更明白大学的费用是多少,十万只是正好足够学费的费用,但她相信至于其他的费用凭借弟弟的聪明才智应该可以应付。

如果你坚持的话,我收回。楚卓然讪笑的收回支票,重新开了十万的支票递给她,原来自己的好心成了驴肝肺了。亏自己还妄想着她会感动的对自己投怀送抱呢。

我可以跟着你走,但是你能不能带我先回家一趟,我想看看我弟弟。白雯晴不知道自己的要求是不是太过分了一些,可是她需要把支票给弟弟,而且她根本不知道眼前的陌生男子会用怎么样的方式对待自己,这一走会不会就是一辈子的诀别了,她不知道。

走吧。楚卓然率先走向了自己的跑车,开启了引擎,直到他按下了提醒的喇叭,白雯晴才反应过来,才明白他原来就这样轻易的答应了

直到车子平稳的停在了家门口的小巷前,白雯晴还一直在想同样的问题,他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神秘英俊多金霸道的性格让人不由自主的对他产生了好奇,听说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产生好奇时就证明是这个女人爱上这个男人的预兆,自己对于他的感觉是这样吗,为什么自己会心乱如麻。

恍如隔世,白雯晴推开了车门,为什么每天都会走过的小巷让她有种恍惚的错觉呢,是因为自己刚才的遭遇吗?如果不是他的出手相救也许自己早已走在了奈何桥了。

需要我陪着你吗?你看起来好像不是很好。楚卓然不知道自己晚上是不是神经错乱了,一向视女人如麻烦的自己竟然会在今晚在一个陌生的女人身上花了那么多的心思,而且现在竟然屈尊迂贵的主动开口要求陪同她,她真的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吗?是不是最近自己被工作压抑太久了,看来自己估计要找个时间好好的放纵一下自己了,不然为什么凭她这样的姿色自己却还有怦然心动的感觉。

你愿意吗?本来打算一个人走进巷子的白雯晴听到背后的话语蓦然回首,回眸一笑。在这一刻她才明白原来自己的坚强都是自己刻意伪装出来的,自己并没有自己所想象的那么强大,自己一样需要呵护,一样会有依赖性,只是现实逼着自己成了这个家的脊梁骨,自己是弟弟的依赖,自己怎么还可以奢求有了自己的依赖呢,可是现在这个陌生男子的一句话就可以把她的坚强撕裂的支离破碎。

楚卓然推开车门,缓慢的走到了白雯晴的面前,此时的他完全没有了刚才那种气宇轩昂,取而代之的是竟然是写满了温暖的眼神,轻轻的把白雯晴的手呵护在自己的手心,是错觉吗?白雯晴扪心自问,可是心里却是一片空洞的回音,可她不敢问他,生怕这一切只是幻觉而已,她一说出口,梦境就破碎了。所以她只是安静的被他牵引,她舍不得醒来,哪怕这场梦境很短暂;

【本章完】

想要在线全章节阅读《爱在伤口花开》,请点击>>>爱在伤口花开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下载客户端畅爽阅读:

>>>安卓用户点击阅读

>>>苹果用户点击阅读

全文阅读二维码,直接长按扫描阅读哦!

图书相关信息

本文导读内容摘录自:奇热小说

视频攻略

本类一周热点

图文攻略